主笃,也有磁,什么cp都刷,关注谨慎,坑品不好谨慎着看,啾啾

【叶蓝】约定  

 @雨霽時節 给小雨叶蓝本子的G文,一锅肉渣凑合吃。

文走这里: 摸我摸我你摸我啊 有肉!有好次的肉!!

还有首原创剧情歌,歌词不好意思放出来我不会说的。

熬夜炖肉蛮饿的其实。



【叶蓝】约定

叶修和许博远婚后回到国内,生活安定了下来,虽然已经彼此托付了终身,但是载誉归来的叶修有了大大小小的活动需要参加,许博远也有自己编辑的工作,分离总是不可避免。

半年前叶修受邀飞去了别省参加一场很重要的见面会,顺便在那里处理必要的事务。许博远留在家里,开始几日还好,一星期后便觉得寂寞和孤单,一边自嘲怎么像个闺中怀春的少妇,一边暗自计算着叶修回来的日子。

叶修回来的那天,许博远工作等着他到深夜,然后疲乏的窝在沙发上浅浅睡去。叶修到家时想着他应该已经休息了,没有按门铃,用钥匙轻手轻脚开了门就看到身子缩成一团的许博远。客厅里灯光柔和的打在他的侧脸,较普通人略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落下毛茸茸的阴影,唇轻轻的抿着,眉间不太安稳的皱起。叶修单膝跪下,双臂稳稳的托住许博远将他抱入卧室。安置在床上掖好被子,然后附身在那人唇角落下个温柔的吻。许博远本就记挂着叶修睡不安稳,被这个吻唤醒睁开眼就看到日夜思念的人在自己面前。

四目相对,彼此眼中明显的喜悦与思念暴露无疑。于是这个吻变得炽热宛如焚原的火,辗转厮磨着越来越深直到几近失控。这是属于久别重逢的恋人间的独有语言,好像只有拥抱着触摸着彼此才能确认对方的存在感,确认他是真实的在自己面前,而不是在分离时的梦境里。

视线中胶着着的什么东西彼此缠绕的不可分割,当衣服被扯开身子被按住时许博远还在回想着这个吻。叶修的手抚上胸前时他惊得睁大了眼睛:“叶……叶修?”“怎么?”不知何时二人已经裸露着坦诚相对。叶修骨节分明的完美手指划过胸前两点,优美的弧线一路向下,所到之处激起阵阵微小的火花,噼里啪啦敲打着心头,灼热的温度缓慢的扩散周身,渐渐与叶修的体温同化。“你才刚回来……别…”即使闭着眼许博远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叶修倾注到自己身上的目光,他咬紧了牙忍耐着,却听到耳畔低低的笑声。许博远颤抖着睫毛睁开眼望着俯在自己身上的人有些尴尬:“……笑什么?”

叶修的声音很低,因为长期吸烟而音色泛哑,他什么都没说,低下头就含住了许博远已然裸露在外的乳首。温暖的口腔黏膜接触到敏感皮肤的一瞬间许博远便慌了手脚,手扶住叶修的头推也不是拽也不是。他不是太喜欢做爱,但对于叶修却一向颇为纵容,更何况是久别重逢。这思念足以烧尽一切顾虑。叶修微抬头,接触到他眼神的瞬间许博远便心软了,只好僵着身子尽量不去动任凭叶修摆布。

年轻的身体僵硬的在自己身下,叶修可以很容易感受到那人紧张的情绪。于是湿热的吻一路向下缓缓的移动,每至一处就停留片刻,深爱着的恋人在与自己温存,这触感太过明显,许博远将手指插进叶修的发间,轻轻的咬住下唇盯着天花板试图转移注意力。下一秒却几乎是颤抖着叫出声,身体向上弹起,他放下双手挣扎着想要支起身;“叶修?…你别……”最脆弱的部位被叶修含进口中,无力感像是一瞬间空气被抽干呼吸窒住般强烈。一阵一阵酥麻的感觉让他连声音都在发颤。

叶修的舌尖很灵活,接吻时是如此,做这事儿时也是如此,一边舌尖抵住顶端缓缓吞吐着,一边还不遗余力的指尖抚过股间的敏感肌肤,抓不住重点的来回游走。听到许博远明显是刻意压制的呻吟,叶修坏心的一个深喉他便发泄了出来。

身体软软的歪回到床上不住的喘息着。叶修笑的有点坏,伸手抹去自己唇畔挂着的乳白色液体伸到许博远面前晃了晃,颇为好笑的开口;“这么快啊小蓝?”

“……混蛋……”许博远尚在平复呼吸缓解高潮后的感觉,尴尬的眼神躲躲闪闪不去看叶修的表情。他一向是个好面子的人,不知道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发泄过还是过于想念叶修,总之这么快就射他真的蛮不好意思。

许博远自己脑内碎碎念的活动叶修当然看不到,但看着他发红的脸侧和游移开的眼神猜也能够猜个差不多。

叶修是个毋庸置疑的文学大神,他能够选择很多词语描述任何一种心情,但是现在的心情连他也无法准确描述。

是轻飘飘飘的,搔得人心里痒痒的,让人失去冷静的久别重逢时的情绪。

如蓝河思念叶修般,叶修也时时刻刻思念着许博远,深爱到离开便在害怕失去他,思念到几乎疯狂。

“唔……”身体被叶修修长的手指试探着按压了几下穴口,转着圈帮助许博远放松,随即旋进了第一根手指,试探着动作。缓慢开拓的感觉并不好受,许博远忽轻忽重的喘着气,有点难受的扭了扭身子,手指不自觉攥住了床单。

被触摸,被开拓,被进入,被占据,被填满,许博远在畏惧着,同时也在期待着这种感觉。

时间在叶修的动作里被逐渐拉长凝滞,许博远能听到自己变急促的喘息,脑海中一片空白。“唔嗯……”他勉力将呻吟含在喉间,于是声音模糊的传到叶修耳中,微风撩过般让欲望的火焰愈发灼灼,接下来的动作就带了点急切的意味,内壁紧紧纠缠着指关节,探索中触到一点,身体瞬间绷紧然后微微发颤,许博远闭着眼克制着,睫毛早已被泪水浸湿,却不知这一切在叶修眼中简直可爱到爆。

“小蓝……”“…嗯?”许博远睁开眼,湿润的眼神依旧躲躲闪闪的,叶修呵呵的笑出声,低头再次吻上微张的唇,手指撤出坚硬的分身抵上,没有给他留下思考余地的一举侵入。虽然润滑过但是许博远还是疼的打颤,快感混着疼痛占据了全部意识,声音被压回喉咙,叶修细细的舔舐遍他口腔内每一个角落,然后舌尖温和的与他的纠缠在一起。吻漫长而细致,结束时两人几乎窒息。许博远按捺下心中的紧张不安,深深呼吸着放松自己。

叶修握紧他揪着被单的手,十指相扣,缓慢而坚定的开始了动作。快感升腾着铺天盖地,如水般流淌着进入血液,沿着周身脉络游走最终回到心脏。一下下的,许博远承受着叶修开始加快的动作,内壁滚烫而柔软,单纯的抽送摩擦的动作仿佛是蕴含强大魔力的湖水,吸引着人坠入其中,即使窒息也义无反顾。

恰如当初叶修抛却所有顾虑,从光辉的王座上走下,径直走向许博远,定下相伴相守的约定一样义无反顾。

不由情绪泛起波动,生理性质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溢出,含在喉间的呻吟也压不住了:“……别…叶修……啊…”某一点要命的地方被触及,血液里沉淀的快感一瞬爆裂飘散了全身。“小蓝…小蓝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视线被泪模糊,失了神的目光晃动着,像是要在封闭的空气中寻找出口,唯有叶修低低的声音无孔不入。掌心早已汗湿,许博远呻吟着,隐忍地,细微地,无力的抬起手绕过叶修的后背。现在两人几乎是零距离,彼此的喘息放肆的相撞。这感觉让他安心,方才的紧张早已消散在这一晌温存中。

于是动作失了控,叶修深深的埋入许博远体内,堪堪擦过那一点又掠开,有些凶狠的撞击撩拨得许博远声音拔高了些。过于紧窒的身体绞得叶修也是满头是汗。他将手绕到许博远身前握住他复又抬头的分身,指尖轻轻刮过顶端,又按压在那里阻挡了发泄的出口。

许博远的身子弓起,难受的呜咽着想要挣脱:“放开……呜…叶修你放开……”毫无力量的身体根本挣不过叶修,思维已经混乱,除了随着叶修的抽送不住呻吟他不知该如何是好。他带着哀求的意味望向叶修,泪水模糊的沿着脸侧流过单薄的锁骨处。

叶修动作一顿,然后煽情又暧昧的舔舐去泪水,痒的许博远缩了缩脖子,喘息声断断续续的。趁着他注意力不在下面,叶修徒然加快了冲撞的速度,一下下准确而用力地撞到敏感点,许博远战栗着,后穴也跟着收缩,紧紧的绞缠着叶修,两个人相互接吻,在即将攀到最高一点时叶修放开禁锢着的手,许博远射出的同时叶修也射在了他的体内。烫得许博远蜷缩起身子颤抖不止,眼前尽是水光,耳畔都是轰鸣,喧嚣声碾压过耳膜然后骤然消失,许博远有片刻的失神。

“呼……还是这么紧啊”叶修在许博远身边躺下,伸手就揽过尚未缓过神的人。“在外面的时候哥就在想小蓝,一直在想今天小蓝还好吗饭有没有好好吃,睡得好不好,工作顺利不顺利有没有被人欺负之类的。”他吻了吻那人的耳廓“你看啊,哥都被你传染上爱担心的毛病啦”叶修笑的满足而轻松。

“……我才没被人欺负”许博远缓过神来闷闷的回答,脑袋整个都缩到叶修怀里,试图掩饰红透了的耳朵。

“啧……害羞啥都老夫老妻的”叶修有点好笑,伸手揉弄着许博远软软的发顶。“小蓝啊,我们做个约定吧”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着严肃的话题。

“接下来的岁月,我们谁也不离开谁,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许博远眨眨眼,故意板着脸,一会儿却笑出了声。“叶修你这么正经我还真不习惯。”他笑着撑起身俯视着叶修,“好啊那我就答应你,直到死我们都不会分开。满意了吗?”

随即再次躺下,原本就工作的疲乏,又经过激烈的运动,困意纠缠着不放。许博远合上眼,安心的在叶修的气息中睡去。

以死亡作为期限,这是一个死期的账户,不到期限不会放开。

他们跨越过重重障碍,跨越了思念。婚礼上的誓言牵绊了彼此,而这个约定将牵绊着余生,一路相互陪伴着走下去。


评论(11)
热度(63)
© 缄默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