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笃,也有磁,什么cp都刷,关注谨慎,坑品不好谨慎着看,啾啾

【叶蓝】终点站  

【叶蓝】终点站


是的没错这里是失踪人口的回归XDDD


❉给知之《师生之间》G文  @知之为知之 吱儿么~

❉完结恭喜啦

❉没肉,汤都没有(喂

❉嘤嘤嘤文风文力全面丧失(没那东西

 

风声,水声,树叶的窸窸窣窣声。

鸟儿展翅,凭空而起,沸反盈天。

这场旅行的终点站即将抵达。

 

【一】  

“欸,蓝啊……你说你都多大了,咋还让哥这么……这么放心不下呢?”叶修手撑着膝盖,弯下腰一个劲“呼哧呼哧”地猛喘。

“你还好意思说……卧槽疼疼疼!”蓝河捂着脚踝,万分委屈地抱怨。

论文答辩结束,毕业前的一切事宜皆已准备妥当后,蓝河彻底闲了下来,于是他兴冲冲地拎着相机,拉上叶修一起外出旅行。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喔,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不过现在可由不得他们说走就走了。

方才二人在一个山坡上拍照,蓝河为了捡掉落在地上的镜头盖,一不小心从山坡上摔了下去,扭了脚。幸好山坡不高不陡,否则可就不只是扭到脚这么简单了。

叶修叼着烟,却没有点——自从两人开始交往,蓝河就禁止他吸烟。媳妇儿发火可不好玩,叶大神不敢不从。他心疼坏了,蹲下身凑到蓝河身边,犹豫着要不要伸手看看情况如何。虽然作为老师,叶修的经验丰富得没的说,但是处理这种紧急事件的经验,他尚不如细心的好学生蓝河万分之一。

蓝河像是看穿了叶修的心思,伸手扒开他的脑袋,吸了口气,小心翼翼地起身,一瘸一拐地走到行李袋前坐下,挽起裤脚,露出常年不见光而较常人白皙,现在却因为扭伤而红肿得厉害的一截脚踝。

蓝河轻轻按了按,一阵刺痛使他蹙起了眉。他取出绷带和云南白药,将绷带递给身旁一脸心疼的叶修。

“去浸点冷水拿回来。”

叶老师乖乖地去了。

 

【二】

叶修虽然心脏了点,却也是个好老师,蓝河则更是无可挑剔的好学生。蓝河学的是经济学,课上研究学术,师生俩一本正经,微观宏观马哲资本预测经济基础理论;课下二人私交颇好,叶修带着蓝河四处浪,便是麻辣烫串串香小笼包过桥米线寿司鸡公煲。

在一起久了,就算是没有感情的两人也能生出感情了。再说感情这东西,鬼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砸到你头上的。但即便是砸晕了你,你也能开心得像个傻子,疼也满足得不行。

更何况叶老师的脸皮超乎寻常得厚,而小蓝同学刚入社会,单纯得像一张白纸,被叶老师轻而易举地拐回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往事不堪回首啊……被砸晕了的蓝河同学接过冰冷的湿毛巾敷上脚踝,胳膊环住膝盖,把脑袋埋了进去。

他闷闷的不吭声,叶修一个人闲着也是无聊。于是收起烟,随手扯了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挨着蓝河也坐了下来,将脑袋靠在他肩上。

扭到了脚,计划内的活动看来是都无法继续了。不过这也怪不得谁,蓝河正心塞着,肩上忽然一沉,偏过头便看到了懒洋洋的叶修,叼着的草一晃一晃。

叶修一脸无辜地盯着蓝河,眼神绝对纯洁绝对善良。不过老师的脑洞大过天,实际上他在考虑什么事儿,蓝河已经懒得去想了。他转过头,很明显就是“老师我不想理你”的意思,可后者自动过滤了这些信息,导致蓝河深切地感受到他盯着自己的目光有多灼热。

温柔的,珍视的,像是注视心底最珍爱的宝物。

下一秒,一声低沉的叹息紧贴耳边响起。

“蓝啊,你说当初那个有礼貌的好学生哪去了呢?”

……脑袋一边去!!!

蓝河在心里怒吼着,呼吸紊乱了片刻,僵着脖子不敢动。深知耳廓是蓝河的敏感点,叶修便得寸进尺,干脆挑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头一歪,整个人都倒在了蓝河身上。

这下是彻底动不了了。

蓝河告诉自己,忍住,千万不要糊他一脸。

“老师你干吗……”

“不干吗。你看现在也没办法继续走了,就让哥靠一会儿呗。”叶修挪了挪脑袋的位置。不常修剪的头发戳到皮肤上痒痒的,蓝河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老师,你什么时候变成牛皮糖了,总粘着我不放?”

“啧啧啧,小蓝你学坏了,会嘲讽了啊。老师以前教你的人生道理准则都忘记了吗?”叶老师一脸痛心疾首。

你能教什么好才有鬼了……呃,好吧,就学术领域来说叶修的确是大神,不过心脏程度也是无人可比就是了。

自己当初怎么就看上这个人了呢?怎么就从了他了呢?蓝河索性闭了眼,装作不理会叶修的模样,自个儿纠结去了。

【三】

“你第一次到我的办公室来,穿着简简单单的蓝衬衫和长裤,清清爽爽的碎短发,眼神清澈得像湖水一般……”叶修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的眼睫划出柔和的弧度,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你学习成绩好,能力强,性格也很受大家欢迎……小蓝你朋友那么多,哥很担心啊。”话里话外,醋意颇为明显。

叶修故意装可怜,这一点蓝河心知肚明,于是犹自装睡,安静地听着他继续扯。

“后来你进了学生会,小孩子干什么不好,非得去那种大染缸泡着,在学长那里受了委屈也不敢跟哥说。亏得被我发现了,否则你打算一直瞒着我是吧?”

想起这事,叶修就心疼。蓝河是初出茅庐的小学弟,有礼貌,好脾气。可所谓人善被猪欺,高傲的学长们经常指使他跑腿打杂。蓝河天天不得空,有时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吃。他人本来就清瘦,还经常累得生病。偏偏这孩子又死犟,犯起倔来谁都劝不住,死扛着完成工作,学习也丝毫没有耽误。叶修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看他总是没精打采,哈欠连天,饶是心脏的他也不好意思下手了。

“……你第一次疼得眼泪汪汪的,还一个劲地咬牙说没事,把我往里送……”

“卧槽你闭嘴!”这话耻度太大,蓝河经受不住,脸瞬间红到了耳根去,死命地捂住叶修的嘴。

“还好没受伤,也做了清洁没发烧……哎哎哎,松手松手,别谋杀亲夫唔……!”

捂死他算了……

蓝河自暴自弃地想。

【四】

那天蓝河喝了点酒,晕晕乎乎地从联谊会场出来,吹了冷风后发起了低烧。他迷迷糊糊地掏出手机,下意识地给叶修打了电话。

那时叶修正窝在被窝里,接了电话,二话没说跳了起来,扯了件外套便向外跑。

蓝河虽然喝高了,好歹还能认出叶修是谁。回学校的路上他死死地拽着自家老师的袖子不肯撒手,到了宿舍楼却发现忘了带钥匙,碰巧室友也都未归,叶修便索性带着他去了老师的单人宿舍。

酒是个奇怪的东西,能让平日里一些不轻易显露,不愿显露的感情尽数爆发。因此接下来的事情可谓如火星燎柴般顺利成章而“噼里啪啦”地燃烧得一发不可收拾。炽烈的感情被压抑了太久,只是事后回想起来,仅觉得不过是一场梦。

可事实就是如此。蓝河和叶修——他的老师做了,而且自己还相当主动。

“拽着哥死活不放手,气儿都喘不匀还要继续亲……没想到啊蓝,你居然这么奔放。”叶修的嘴被蓝河捂着,说起话来闷声闷气的。

“…………”

蓝河不说话,手也没放开,因恼羞而发红的脸在叶修看来可爱得不行。

之后便是那些坐上来自己动之类的事。都是没什么经验的第一次,而蓝河真心是喝多了,叶修一动,他就哼哼唧唧地喘,好看的眉眼因为疼痛而纠缠,泪汪汪的眼睛柔得像一汪水,害得叶老师破天荒地产生了愧疚感。直到蓝河酒意散了,意识到自己如此主动,用被子蒙着头,像只鸵鸟一样死活不肯出来之后,叶修才顿觉无奈。

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脸皮太薄。

叶修是这么评价他的。

 

尽管依旧是一脸的不堪回首,蓝河终是因为心疼叶修而放开了手。

他还记得,那日在倦意中昏昏沉沉的时候,眉间的额角处,曾有一个温柔的吻落下。

【五】

爱是付出和收获,而不是伤害。

 

毕竟流言可畏,叶修也曾担心过这种关系是否会对蓝河造成不好的影响。可是既然木已成舟,分离带给彼此的伤害只会比流言更可怕,他又怎么忍心让蓝河难过。

他是他的依赖,是心底最柔软而明媚的那一片阳光。

叶修闭上眼,仿佛看到了还是学生时的蓝河,身后是会议室明亮的落地玻璃窗。拿着论文的他,从答辩台上逆着光向自己一步步走来,扬起眉,舒展笑容。

于是莫名的情愫开始潜滋暗长。

“我是真的,真的害怕失去你。

“你那么青涩,干净得像张纸,我真怕你和我在一起会受到伤害。”

蓝河沉默地看着他,叶修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发。有几处不听话的发梢凌乱地翘了起来。

“你看你毕业了,老师一直也没祝贺你,真抱歉啊。总之,恭喜毕业。

“唉……不过以后老师也没什么能教你的了,真可惜啊……”

“老师你说什么呢。”蓝河终于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就算毕业了,你也能教给我很多啊。”

他伸手抚平了叶修一脑袋的乱毛,又理了理他有些歪掉的衣领。

毕竟旅行还在继续,路还很长。

“以后的日子,还要老师你多多指教咯。”

譬如付出,譬如收获,譬如爱。

【六】

“看来今天是到不了目的地了呢。”蓝河尚有些许懊恼,想起身试着走几步,身子却一歪,直接摔倒在叶修身上。

下颚忽而被轻轻抬起,唇上落下一个羽毛般轻柔的吻。辗转片刻后彼此分离,叶修看着他,笑得十分满意。

“那又怎样。”他说。

能不能到达终点都无所谓了,只要身边有他陪伴一起走下去就好。

他相信,这场如感情般的旅行将会旷日持久。因为有他在的地方,就是终点站。

 

何其有幸,此生能与你相识。


评论(3)
热度(97)
© 缄默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