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笃,也有磁,什么cp都刷,关注谨慎,坑品不好谨慎着看,啾啾

【三日鹤】岁时花火(中)  

【三日鹤】岁时花火

您的好友花火仍在持续掉线中,

废话怎么这么多怎么还没完

啊好想吃苹果糖喔谁来给我买一大盒qaq

 

人间的烟火总是温暖而惑人的。

当三日月真正身处嘈杂的冬夜祭典中才发现了自己是多么可怜。

比起热闹的,吵吵嚷嚷的平凡人的生活,付丧神一成不变的生活简直是过于平淡乏味了。

两个人沉默着站在祭典的入口处看向人间熙熙攘攘的灯火喧嚣,看着五花八门的各色摊位。

三日月看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没有钱,大多数摊位上的吃的买不了,看起来很有趣的游戏也玩不了。

“第一次来祭典啊……难道就要在什么都无法体验的状况下结束吗。”饶是三日月也小小的沮丧了一下。

还好也有免费赠送的东西,苹果糖之类的。

三日月带着一贯的微笑接过摊主小姑娘递来的苹果糖,道谢之后转身去找鹤丸,然后发现找不到了。

一进入祭典就很兴奋的跑掉了的某人,在兴致勃勃的东逛西逛之后才想起来那个很严峻的问题。

没有钱。

也是没有钱、

没有钱啊岂可修!鹤丸在心底哀嚎了一声。

他站在来来往往的热闹人群中,突然感觉有点孤单,不清楚三日月在什么地方,一时间竟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原来你在这里。”

“……唔,你怎么才过来。”正在想着就听到了对方的声音,这感觉太棒,鹤丸暗自开心了一下,不过好面子的他还是不打算承认是自己乱跑才走散的。

啊虽然是鹤你自己先跑掉的但是就这样吧。

三日月沉默了两秒然后决定在心里吐个槽就好了。

对于鹤丸,三日月总是有着异常多的耐性,简直就像骄纵一般。

“我拿到了这个,之后没发现你所以一直在找。”三日月将被灯光晃得红艳艳的苹果糖递给鹤丸,依旧笑眯眯的。

“你从哪里拿到的?!”本来有些垂头丧气的鹤丸,目光在接触到苹果糖的一瞬亮了起来,他将苹果糖含进嘴里,脸颊可爱的被撑起一个圆圆的弧度。“带我一起去看看!”

“好好,一起去。”

三日月笑的眉眼弯弯,像极了瞳孔深处那一弧优雅的新月。他牵起鹤丸的手。

鹤丸迟疑了一下,然后轻轻地反握住三日月,十指相扣,迈开步向前走去。

笑意渗透了甜蜜,抑制不住的自嘴角扩散至心中最深的那个角落。

夜色愈发深邃了起来,郊外的空气纯净而不受污染,星光熠熠的闪烁着,傍晚时起的微风依旧在轻轻地吹。

 

牵着手的路程,无论多么漫长也像是片刻一般短暂。

之前二人相隔本就不甚远,路不长,但是好奇心过分旺盛的鹤丸一直在试图东瞅瞅西看看,人群挨挨挤挤,两个人在经历了险些再次失散,被悲惨的踩到脚,被熊孩子撞了个满怀等各色各样的困难后再次来到了那个免费发送苹果糖的摊位旁。

摊主小姑娘自来熟,觉三日月脸熟便打了个招呼。

“就是这里了。”三日月含着笑颌首示意,摊主小姑娘笑起来甜甜的他很喜欢。

“……这个,是只能给一次的吗?”鹤丸含着尚未化尽的苹果糖,銮金色的眼瞳里’想要想要想要还想要一支’的神色明显之极。

摊主小姑娘看了看鹤丸脸颊处鼓起的弧度,又看了看三日月,心下揣测着两人关系必定不一般,鹤丸吃掉的大概是三日月的那支。于是便又递给了鹤丸一支苹果糖。

来自素未相识的人的善意,本以为不会得到第二支苹果糖的鹤丸笑的满足而开心。他吐掉糖化掉后的棍子,将另一支糖递给三日月。

像是被感染了一般,摊主小姑娘便也微微的笑了起来。

多么温暖。

相同的风景在不同的人看来截然不同。

三日月接过那支糖却并未放进嘴里,他突然在心里有了一点耻于向旁人开口的念头。

这不是第一次了。

三日月一直在注视着鹤丸的身影,也曾在某个按耐不住的晨间将其压倒在榻上。即使二人并未正式确定彼此间的关系,心意却早已传达给了对方,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只差捅破那最后一层纸。

本丸的大家,包括审神者在内大概也清清楚楚。

“爷爷你要加油啊!”审神者曾经一脸神秘兮兮的这么偷偷对自己说过。

但是三日月想这样的相处模式也好。毕竟还有太多束缚使二人无法彻底享受安逸的生活。

居安思危,安逸背后总会有危险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简单的道理人类知道,身为经历战役无数,浴血过又复生的刀剑们更是明白的透彻。

耽于声色总是危险的。

可是冬日微风的夜晚太过舒适,人群喧闹的祭典太过虚幻,苹果糖散发的香气嗅起来太过诱惑。

眼前同行的人因兴奋而泛红的脸颊太过美好,三日月毫不迟疑的抬起鹤丸的下颌,准准的吻上了他的唇。

那里还残留着苹果糖甜甜的味道。

偶尔放纵一次也无妨吧。

摊主小姑娘略惊愕的红了脸,鹤丸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吃惊的瞪圆了眼睛,含混不清的发出了几声呜咽。

三日月会时常做出些出格的举动,用动物的本能来说就像是在宣誓自己对鹤丸的所有权一般。

不过鹤丸并不讨厌就是了。

搞什么,如果讨厌的话又怎么会纵容他在人来人往的祭典上突然亲吻自己?

身为刀剑,虽然有着人类的姿态,却不必在意,也不太了解人类对于同性的看法。

三日月的吻带着啃噬一般的力度,不知道是苹果糖的味道太甜还是什么别的,吻得炽热而又绵长。

“三日月……唔你弄疼我啦。”鹤丸皱皱眉有点不满的嘟囔着,手指扯住三日月深蓝色的长袍外襟,主动的捕捉到他的舌开始回应。

主动的鹤丸可不常见。

三日月想着这有点爽,还好是在公众场合,他最终抑制住了某种更深一层的冲动。

 

——TBC

评论(4)
热度(24)
© 缄默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