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笃,也有磁,什么cp都刷,关注谨慎,坑品不好谨慎着看,啾啾

【soramafu】海潮与鸥鸣与破碎幻境  

【soramafu】海潮与鸥鸣与破碎幻境

文艺三十题之一,最近风格过于逗比了稍微刷刷逼格

糖里掺毒(其实就是毒

别打我qaq

 

从卧室的北朝向窗户望出去能看到海岸线被海水打湿,沙滩上有着细碎零落的碎礁,闭眼仔细寻找能嗅到海风的清淡咸味,也能听到海鸥飞掠而起翅膀滑过天空的细碎声音。

而朝向南面的窗户午后有温暖的阳光透进来,窗檐上挂着叮咚作响的骨瓷风铃,要是海一般的蓝色。

“是不是超——棒的说!呐soraru桑?”mafu极快速的一口气描述完以上的内容,兴奋地看向一脸面无表情的soraru。

啊啊自己这么棒的设想soraru桑一定会夸奖我的!

“会有这种希望的你也是够幼稚的。”

沉浸在幻想中的mafu兀自满心期待的等着回应,下一秒就遭到了soraru毫不温柔的毒舌攻击。

……怎么这样QAQ

大魔法师mafumafu在生日当天很兴奋的拽着自家恋人畅想了一番未来生活环境的设计,然后第……不知道第几次被恋人毒舌攻击打中了。

“唔……我也只是想想而已啦……”mafu还是感觉有点委屈,毕竟他是真心的希望能够和soraru生活在那种美好的环境中。

 

mafu喜欢海,喜欢到仅次于对soraru的喜欢。

虽然这么说mafuteru可能会有些伤心,但是作者说了这只是个夸张的比方,不要在意。

之前在和唱见圈内的朋友们一起去海边玩,午后明媚的阳光下,一大群人吵吵闹闹的互相推搡着嬉闹着。mafu玩的正在兴头上,疏于防范,被以天月和aktin为首的一群家伙架住胳膊拎了起来。soraru发现时已经为时已晚,他站在海水刚好没过小腿的浅滩处,脚下踩着细碎却不感觉疼痛的细碎砂石,愣怔的看着清瘦的mafu乱扑腾着笑着闹着,就这么毫无还手之力的被一帮魂淡丢到了海水里。

soraru其实并不担心,mafu会游泳,况且天月等人也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

不过以mafu那个好玩的性子和过于弱的身体,放纵不管让他玩到爽大概接下来一段日子都会在感冒和伤风中度过。这么想着soraru颇为无奈的向mafu的位置挪动。

海边总归是能让人心情放松的,阳光恰恰好好,没有疏枝和房檐的阻挡,一路不受拘束的斜斜照耀下来,若对着太阳看去几欲致人眼盲。

soraru首先听到了熟悉的,带着软糯鼻音的笑声,阳光照在海面上又被反射,过于刺眼,soraru眯了眯眼才看到了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身影。

便看得怔住了。

mafu今天穿着白色底,领口及底边有着斑斓的蓝色泼绘的衬衫,衣服干干净净的乖样子。现下大概是玩疯了,稍微有点呛到水。被恶作剧的天月撩水淋湿了衣服和头发,衬衫紧贴着皮肤,润湿后愈发纯澈的蓝色勾勒出mafu瘦削突出的锁骨轮廓,脑袋上原本顽强翘立的呆毛软趴趴的伏在额前。他呛咳着和大家吵吵闹闹,笑眯了眼,不算很长的睫毛垂下来在面颊上划出短短的弧线,

幻觉一般的美好景象。

涨潮的时刻尚未来到,浪花柔柔的拍打着脚踝处,海鸥在不远处的高空悠悠盘旋。

不羁的,无限制的,无边无际的蔓延开的大片大片海的蓝色。

而soraru的全部视线焦点全部集中在了mafu的身上。

从相识相遇相知到相恋,soraru还是第一次看到mafu笑得如此开怀而放松。

mafu其人,虽然不可否认的较他人来说有着更多的天赋,但他也付出了多到令人惊异的努力。

soraru知道他的努力,知道他曾带着重病熬夜工作到晕倒,也很开心他在面对自己时不会加以隐瞒,脑袋埋在自己的怀里嘟囔着工作的劳累,随即又元气而开心的笑起来,眼睛亮亮的。

这个人是应该活在幻觉一般的梦境里的,是不掺杂黑暗的纯净的干净的人。

越是接近他,对他了解的越多,就越是痴迷于他,给他更多宠溺,也越来越希望他能永远活在幻境中不醒来。

潮起潮落,即将归来的晚潮开始舔舐爬上岸礁。mafu也玩得累了,便和大家一路欢笑着走回了沙滩上,径直的走向soraru。

“soraru桑!我们回家吧。”

虽然本质上来说自己是被mafu放置play了一下午,soraru忍住了没吐槽,伸手扒拉了一下mafu湿润的刘海,然后牵起他冰凉的手。

“走吧”

 

推开窗户便能嗅到微微泛着咸涩气味的海风,海鸥扑腾着翅膀飞起,洁白的羽毛孤零零的旋转着下落。

房子是两个人在奔走寻找了很久最终买下的,当时mafu开心的简直快要飞了起来(x

描述起来像是幻境一般的景象。

mafu笑着回过头看向室内:“soraru桑,起风了喔。”

笑意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变化,而明亮的澄澈眼瞳却是空洞的。

soraru再次想起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感冒的mafu急匆匆的穿过川流不息的街道去soraru的工作地点,却被违规行驶的货车司机刮倒在地。

生活总是在一成不变的日常中突兀的浮现出冰层下的暗礁,在你措手不及之时冷漠而残酷的收割走幸福。

毫无声息的,冰冷的晚潮翻滚着覆过头顶,海鸥哀鸣了一声之后离去。

外伤很快的好了起来,但是脑内淤血压迫了视神经,mafu失明了。

放在无聊的小说里也不会有人相信的灾难,就这么骤然的发生了。

soraru沉默的看着mafu。他还是在笑得没心没肺,然而空洞眼神中的不甘心显而易见。

将要在悲伤的潮水中溺亡。

海潮日复一日的涨落,海鸥洁白的尾羽飘落,曾经的美好幻境支离破碎,急匆匆的划上了看不清前路的模糊符号。

mafu倚在窗边哼起一支安静的歌。

一切都是那么安静。


——————后续可能会有,可能吧………………

评论(7)
热度(14)
© 缄默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