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笃,也有磁,什么cp都刷,关注谨慎,坑品不好谨慎着看,啾啾

【三日鹤】岁时花火(下)  

【三日鹤】岁时花火(下)

花火终于上线了喜大普奔

怎么说呢……写上中时完全没有预料到后文会这样发展,感觉很奇怪,之后有空的话会再研究研究做点改动的。

写的情绪莫名复杂了起来

 

带着一贯的温柔深情,三日月贵族式的典雅像是平静的蓝色湖水,鹤丸想着如果是溺毙其中也心甘情愿吧。

“刚才路上听人说再晚一些会有很盛大的烟火表演。”鹤丸放开三日月的唇,调整了一下呼吸“三日月你也没看过烟火吧,主将以前描述过,据说很漂亮呢。”

“不可以回去本丸太晚。”三日月没有直说反对,说实话他也很想留下来多待一会儿。不论是出于想和鹤丸独处的小小私心,还是心底莫名涌起的不祥预感——这种彻底放松的机会以后大概不会再有了——他都不愿意离开。

“好遗憾……”銮金色眸子里遮掩不了的失望神色,鹤丸抿了抿唇望向身旁川行不息的人群。

人们的脸上有着不同的神色。

目睹了在人类世界来说还是较为离经叛道的一幕,有的人选择了悄悄避开,有的人惊愕的投来异样的眼光,但是更多的人只是温和的笑了笑,然后匆匆路过二人身畔。

看起来这个世界总归是温暖的。

“不过既然已经偷跑出来了,什么都没看到就回去也太遗憾了”三日月满意的看到那双銮金色眼瞳再次亮了起来“回去的时候要悄悄的,不能给后辈们树立不好的榜样啊。”

夜色早已深邃如同墨染就一般,祭典却仍旧喧闹,欢声笑语透过耳膜撞进心里暖意融融。

啊当然啦……绝对会被审神者训斥一顿的吧。

什么时候能带着所有的人一起再来玩呢?两个人来到位于祭典场地最中央的古老樱树下。树枝早已干枯破败,然而树枝上却系着满满的各色花式笺纸,写着人们满怀希冀的话语,带着祝愿装点了整棵樱树,这甚至比绚烂的樱花更加美丽。

身着水色和服的少女踮起脚尖,想要将手里折叠齐整的花笺系上去。然而身材太过娇小够不到。少女素净的脸上流露出失望的神色。

“是给什么人的祝愿吗?”鹤丸自然的接过少女手里的花笺,轻轻松松的就系到樱树最高处的枝上。他略微低下头,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少女欣喜的神色。

“是希望明年也可以像今年一样好的祝愿!”少女似乎对这个帮助了自己的帅气哥哥(?)很有好感,“哥哥也是呀,明年也要一样好好的度过喔!”她可爱的扬起笑容,礼貌的冲着鹤丸鞠了一躬然后小跑着离开。

鹤丸偏着脑袋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这一岁和下一岁有什么不同吗?鹤丸发觉自己并不能很好地分辨出其中的不同。

因为他实在是年纪太大了,不仅仅是他,三日月也是一样。

人类高兴时会笑,悲伤时会哭泣,会恐惧,会绝望,刀们并不能很好的理解这些。

毕竟是锋锐的冰冷器物,没有心。

浮浮沉沉,分分合合。

人类还真是复杂,最终鹤丸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真是受欢迎呢”在旁笑眯眯看过了全程的三日月依旧是波澜不惊的语气。

“欸什么?”想的太过专注鹤丸一时没回过神。

那个小姑娘祝愿的是谁呢?是家人?还是人类所谓的恋人?

爱情是什么呢?自己对审神者,对旧主,对其余刀们,对三日月又是持着什么态度呢?

从未思考过的问题一大堆一起涌出来,鹤丸彻底陷入混乱理解不能了。

“别想太多”三日月很自然的牵起鹤丸的手,就像之前去拿苹果糖时一般握紧。

“时间过得很快喔,再不快点走就来不及赶去看烟火了。”他笑,眉间眼梢是如同那个小姑娘一般的好看神色。

这些复杂的情感大概三日月会理解的更多吧,他比自己大了那么多,对这些可能早已不在意了吧。

话说,三日月在想些什么,连鹤丸都不会了解透彻呢。

这个人平日笑眯眯的,出阵时却利落得可怕,挥刃斩落敌人毫不留情,连见惯了鲜血的鹤丸也不寒而栗。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三日月和想得太多的鹤丸加快了脚步走向烟火表演的场地。

身后的影子长长的拖曳开来,融在一起像是一朵巨大的墨色的莲。

湿润的,滑腻的冰冷气息,宛如毒蛇吐信一般悄无声息间蔓延开,然后消失在表面上看来依旧深邃美丽的夜色中。

 

第一次看到烟火这种东西。

或许也不是第一次,但是记忆模模糊糊的,连自己为何会以人类姿态出现都未曾知晓,这些琐事就更无暇顾及了。

两个人和所有人一样,仰起头看着烟火璀璨的在天空中绽开,盛放出巨大的,明亮却又转瞬即逝的美丽花朵。

人群有片刻的安静,随即沸腾了起来。

闹哄哄的,非常吵,却并不感到烦躁。鹤丸和三日月握住彼此的手站在兴奋激动的人群中,脑中的词汇无法准确描述这种感觉,只觉得心脏的位置像被填满了一般充实,又温暖。随后这种温暖一点一点的,逐渐的抵达全身,最后汇在相互交叠的掌心内。

全身的细胞都在舒展着,放松又安心。

鹤丸发觉自己很享受这种感觉。他想能够一直这样下去似乎也不错。

烟花开了又败,堪比流星一样迅速,火星孤零零的坠落下来,在未落地之时便彻底消失不见。熄灭后的烟雾瞬间被又一轮漫天炸开的绚烂遮掩,隐匿了踪迹。

“啊,下雪了呢!”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到了鹤丸头发上,化开,沁凉的雪水滴了下来

是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

一开始是飘着的细小雪花,慢慢的越下越大,纯净的白色覆盖了地面,也盈满了视线。

虽然下雪了不适宜燃放烟花,然而人们的热情仍然不减,烟花继续一轮接着一轮的升起。

天与地之间瞬间一色白无垢,斑斓的色块光影被掩埋在白雪之下。

“本丸里也应该下雪了吧。”三日月知道鹤丸喜欢雪,他侧过头看着一袭白衣的鹤丸笑得像个小孩儿,被浸湿的额发耷拉到眼前,三日月伸手拂了拂那里。“不过已经很晚了,必须要回去了喔。”

“欸……好吧”果不其然露出了遗憾的神色,鹤丸松开三日月,双手平摊开试着积攒一些雪。

期盼着幸福得有些虚幻的日子,和这雪一同长久停驻。

只有单一色彩,却比烟花有着更多姿态的雪花化开在掌心中,快得令人措手不及,鹤丸纤长的指尖被冻的通红。

“呐三日月”鹤丸瞅着掌心问“我们会不会有一天……也要像这些一样消失掉呢?

时间什么的已经概念不清晰了,但是还会有莫名的不安情绪纠缠着。是舍不得还是别的因为鹤丸不敢去猜测过多。。

“有形的事物终究会消失的,我们也不例外。”三日月的语气听起来微妙的不对劲。他抬起手远远的指向来时的祭典入口标示处。

以标示牌为界限,入口和出口的轮廓莫名的模糊了起来,奇怪的轻轻抖动着。背脊隐隐发凉,被湿滑的危险目光纠缠一样的难受感觉。

“其实应该早就发现的不是吗……”鹤丸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我们是这个世界里不应该存在的异端啊。”

本应该早就消失在历史的洪流里化为碎片的,却被奇特的力量强制性的溯行拽回。在那个本丸里的生活,在战场上的出阵,即使是为了矫枉过正也是逆行的错误。

本质上来说,刀们和时间溯行军是一样的。

若他们与现世接触过多,只会扰乱两个世界的平衡。而不断累积的不平衡积攒过多,便有着什么危险的暗影悄无声息的来到身边。

“回去吧。”

有形的终会消失,比如这一岁的烟火,与下一岁的全然不同。何况下一岁是如何也未可知。

二人已经离开了祭典会场,远远望去身后的天空依旧斑斓,雪还在下,纷纷扬扬,温柔安静的遮掩了一切,归去的脚印,连同不祥的预感和悲哀的命运一起。

战场的饮泣嘶吼着远远传来,时空的间隙里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不明前路的战斗重复着,血液飞溅又落下,像是绚烂的花火。

这一岁的花火能持续燃烧下去吗。


————The end————

评论(5)
热度(17)
© 缄默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