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笃,也有磁,什么cp都刷,关注谨慎,坑品不好谨慎着看,啾啾

【三日鹤】玻璃风铃(上)  

肉肉肉肉肉,依旧三日鹤

卡个肉先

越来越不文艺的文风

 


没见过的奇怪的东西,透明无色,摸起来温度冰冷。呈圆润的球状,中心用细细的丝线束着一只白瓷鹤,翅膀边缘绘着金色图纹。球状物下端垂落暗红色的细线,末端系着小小的白色纸牌,绘着简单的,不明意味的墨色图案。

置于暗色云纹的锦盒中,看起来晶莹剔透煞是好看。

“是鹤呢……”鹤丸小心翼翼的拎起这从未见过的东西。叮当叮当的清脆响声便传了出来,他惊奇的睁大了眼。

“是风铃喔!玻璃风铃!”刚刚从现世回到本丸的审神者坐在对面,一脸的风尘仆仆。

“风铃……?玻璃?”鹤丸迟钝了半拍的提问表示了不理解“主将是要送给我吗?”他继续小心翼翼的晃悠着风铃,似乎很喜欢那清脆的声音。

“一种很漂亮的装饰物啦,材料是很便宜却很好看的玻璃。”审神者站起身拍打着衣襟“回来前看到有卖这个的,感觉很好看你应该会喜欢就买来给你啦!喔对了我还要给大家分东西就先走啦!”

随后便兴冲冲的跑离房间。

鹤丸甚至都来不及道谢。

稍微感慨了一下自家总是冒冒失失的主将,鹤丸轻轻地将风铃收进锦盒,捧着回到了他和三日月的房间。

三日月正面朝着窗子,捧着茶杯一脸悠闲的消磨着时间。听到纸门打开的声响他回头,随即目光被鹤丸捧着的锦盒吸引住。

“很好看,主将送给你的礼物吗?”三日月啜了一口茶。“坐下吧,莺丸新得到的茶叶,还算不错。”

鹤丸跪坐到三日月身边,打开锦盒盖子。看到以往从没见过的新鲜事物,三日月少有的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是风铃,一种装饰物。”鹤丸原原本本的将审神者解释的那些东西讲给三日月听。

“玻璃啊……”三日月若有所思的瞅着这精致的小玩意儿,“挂起来吧,已经是你的东西了啊。”

“里面的鹤很好看……但是却被关住了呢。”低声的说了这么一句,三日月也不清楚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些。

“欸……主将没有恶意的。”鹤丸将风铃挂到窗框上的手停顿了一下,“而且只是个装饰物啦,三日月你会不会想太多。”

他们的主将确实没有恶意。

因为她没那个智商。(原型的po主哭着)

风铃安稳的悬在了房间的窗框上。

现在是将近傍晚的时刻,渐渐地起了微弱的凉风,透过窗户击打在风铃上。叮当叮当的清脆声音便再次响了起来。

三日月替重新坐下的鹤丸斟了满满的一瓷杯茶,捧在手心里暖暖的,稍微驱散了点傍晚的凉意。

“不过有时候真的会有这种想法呢。”鹤丸看着风铃,三日月便看着鹤丸。

“什么想法?”鹤丸没有细想三日月话中的含义,随口回应着。

“将鹤你,绑起来关在我的身边,永远都不离开我啊。”

“什么原来三日月你是个抖S吗?可惜我不是抖M啊。”惊愕的用着审神者教过的词语吐槽了三日月,鹤丸放下茶杯搓了搓手,接着双手拢起呵了呵气。

他只穿了日常纯白色的单薄内衫,还是抵抗不住夜间侵人骨缝的丝丝凉意。

三日月不露声色的向鹤丸那边挪了挪,想要脱下身上的蓝外套给鹤丸披上。鹤丸看了看三日月,突然笑了起来。

带着点稚童一般的调皮,銮金色眼睛映出三日月的轮廓。

他向着三日月那边也挪了挪,两人间的距离越缩越近。最后鹤丸索性身子一歪,直接将脑袋枕在了三日月的膝盖上。

敢将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当做膝枕的,也就只有鹤丸一个人了吧。

不如说鹤丸偶尔的这种可爱举动,略带点撒娇意味让三日月很受用。

当然也有点把持不住,这样想着三日月向上撩起鹤丸耷拉下来的额发,低头就吻了上去。

自以为会让对方措手不及的鹤丸被吓到,唇被封住无法抗议,只能发出几个单薄的含混不清的气音。

唇部据说是人类身体皮肤最薄的部位之一,温热的血液流淌在皮肤下的纤细血管中,暖意丝丝缕缕的,经过交换的呼吸传达到彼此的体内。

三日月太过狡猾,鹤丸实在是斗不过,从前也是经常被他吃得死死的。

“调皮的鹤应该好好管教一下才对呢。”

换气的片刻三日月摩挲着鹤丸红润的唇,然后再次狠狠地吻住。

虽然说的是管教,但鹤丸却清清楚楚的听出了类似于调教的危险意味。顿时感觉前路黯淡无光。

不过说实话,在心里还是埋着一点的期待。

毕竟三日月是鹤丸的爱啊。

接吻这种本应该很严肃的事情(爷爷说完全不是),三日月也是带着一脸神秘莫测的笑,眼神掺杂了不同于平日的热度,色气得可以。

鹤丸仰着头喘不过气来,他呜呜咽咽的,白皙的脸憋得通红。

试着从三日月怀里挣脱开来却被吻得更深,三日月干脆俯身压住了鹤丸。

眼神恍惚着飘向窗口,风铃仍挂在那里,下端系着的纸笺摇摇晃晃,玻璃中的鹤轻撞着边缘。

热度逐渐被点燃,身体被彼此的体温浸染,连夜间的风也不觉得冷了。

结束了这个漫长的吻,三日月撑起身子笑着看鹤丸。

“还会冷吗?”

邀请的意味不解释也很明显。

被这个人囚禁住也不错吧,鹤丸平复了急促的呼吸,随后伸手将三日月搂住。

 

­­­­——————是的接下来是肉。


评论(9)
热度(73)
  1. 睡眠不足缄默岛屿 转载了此文字
© 缄默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