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笃,也有磁,什么cp都刷,关注谨慎,坑品不好谨慎着看,啾啾

【叶蓝】hope you enjoy your life愿你享受你的生活  

说明:这是蓝河中心向《From A to Z》系列文,本篇对应字母表中的【H】字母

日常向,叶蓝,一点可看度都没有的东西(哭

虽然想了好几天该如何结尾,但是最后写出来还是不满意(哭x2

 

 

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

平平淡淡的,无波澜的日常,流水一般。

蓝河叼着煎饼果子,手里拿着还热乎的豆浆匆匆忙忙的冲进蓝雨俱乐部。

豆浆和煎饼果子都是在地铁出口处的陈大爷那里买来的。

豆浆很甜,糖分很足,陈大爷从不吝惜那一勺子的白砂糖。煎饼果子里面有浓浓的酱汁,渗到土豆丝和香肠里香气满溢,拿在手里沉甸甸的,不由生出小小的满足感。

“早上好啊蓝桥!哎煎饼果子给我来一口!”笔言飞转动椅子冲蓝河打了个招呼,眼睛在看到煎饼果子的一瞬间亮了起来。

绝对是早上又忘记吃饭了,蓝河理都不理会笔言飞,径直进了屋坐到自己临窗的位置上去。

“真冷淡啊蓝桥,亏哥哥以前那么关照你,现在连一口煎饼果子都不给!”笔言飞犹自愤愤的抱怨着,但蓝河知道这家伙完全没有恶意。

毕竟共事了好几年,彼此之间早已不仅是工作伙伴的关系了,而是知根知底的朋友。

最后笔言飞以一种饿的快要离魂的状态(多半是装的)飘荡出去买了早点。同工作室的人一个接一个的进来,蓝河解决掉煎饼果子,一口气吸干了豆浆。

看起来再平凡不过的又一天开始了。

今天也是如此,清晨的阳光暖融融的,蓝河很享受的眯着眼望望窗外,打了个哈欠刷卡进入荣耀。

 

 

公会俱乐部的工作量大又紧张,更何况是蓝雨这种冠军队的俱乐部。一时间整个屋里只剩下雨点般敲打键盘的声音,所有人都埋着脑袋一脸专注。

整理好本月份的仓库汇总报表,时间已近中午。蓝河端着杯子起身去饮水机准备泡杯茶。热水缓缓地注入杯中,茶叶打了个旋儿,挣扎了一下然后沉了下去,茶香袅袅的升腾而起。

“你应该多喝点红茶的,加点蜂蜜,养胃。”回去时春易老极快速的抬头瞅了一眼杯沿上的缕缕白气这样说。

他知道蓝河胃一直都不好,偶尔工作时也是小脸煞白的一脸痛苦。身为公会会长,春易老感觉关心员工们是最基本的事情之一。

“红茶昨天刚好喝光了,打算下班去买来着。”蓝河坐回去,轻轻晃了晃杯子,然后轻啜了一口。

水蓝底白雪花图纹的马克杯,冷色调配色,看起来却莫名的温暖。

茶水暖暖的,心情也暖暖的。

 

 

再次上线时收到了君莫笑出现的消息。

于是蓝河的心情一点也不美丽了。

什么这个搅屎棍一般的存在竟然又出来晃了吗?!

就算是君莫笑什么混账事都没做,只是单纯的出来遛遛,也是够蓝河紧张兮兮的了。

谁知这家伙竟然恬不知耻的主动私聊自己来了,难道他不知道自己非常嫌弃他的么?!蓝河在心里疯狂的吐槽。

叶修还真不知道,他只是很单纯的,真的很单纯的无聊了想来调戏一下蓝河。

于是他挑了个女生们在厨房吵吵闹闹研究午饭,爷们都在胡扯插科打诨的闲散时刻刷卡私聊了蓝河。

【哟,工作还不错吧?】

废话吗……蓝河低声吐槽着敲敲键盘

【叶神你有事快说,我工作很忙的。】

【好冷淡啊啧啧啧,说好的贤良小保姆被盗号了还是洗脑换性格了啊?怎么这么无聊?】

【你才无聊你全家都无聊啊魂淡!!!!!】

【……】

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就点了发送,蓝河迟疑了半秒才发现自己将心里想的话发了出去,瞬间他简直想冲到网络信号中将方才的那条消息拦截下来。

手攥成了拳砸在桌子上。埋着脑袋工作的众人很清楚缘由,见怪不怪连瞅都不瞅一眼了。

“人艰不拆啊,老蓝你辛苦了。”曙光悠悠的丢过来这么一句话,各种心疼蓝河。

“务必要拖住君莫笑,否则今天的boss一个都别想拿到了。”老大春易老颇为随意的也丢过来一句话“这里只有你和叶修关系比较好,拜托了。”

鬼才和他关系好咧。

蓝河揉揉手背,疼得咧咧嘴,要面子还只能忍着。

错的不是自己,是这个世界和那个不要脸的叶修,蓝河这么安慰着自己。

 

 

不过说实话,蓝河对叶修的态度蛮复杂的。

虽然这个人很烦,非常烦,简直快烦死了,不要脸还没节操。但是论荣耀技术和专注度,蓝河必须承认他是数一数二的。

二人在线下的初次见面是缘于一次悲剧的坐错车。留下来整理全明星会场的蓝河忙的晕头转向,迷迷糊糊的错过了蓝雨的接送巴士。

正在不知所措时被叶修等一干兴欣众发现,于是蓝河满怀着弃明投暗的愤懑和不必流落街头的欣喜想法跟着兴欣上了一辆大巴。

叶修看着面容还带着大学生稚嫩气息的蓝河表情千变万化,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好玩。

蓝河长的清秀,干干净净的,谈吐有礼,性格也没的说,偶尔被打趣还会有点儿不好意思。很快就收到了兴欣众位女生的欢迎,到了各战队集体下榻的宾馆也不放他离开,苏沐橙和唐柔左一个右一个,陈果开路,把蓝河强行留下继续聊天了。

完全没料想到事情发展的蓝河一脸尴尬,叶修慢悠悠的走在他身后,叼着根烟吞云吐雾想当悠哉,完全指望不上会帮忙的的样子。

蓝河快哭了。

真受欢迎啊……叶修感慨着,他发觉自己有点儿喜欢上这个人了。

直了将近30年的叶修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真是个弯的。

 

 

蓝河完全不会管叶修直的还是弯的,现在他只关心自家公会的收成,拜天拜地的求着这尊神千万别闹事儿自己承受不来。

【什么时候有空再来兴欣转悠啊,老板娘和沐橙她们都特想你。】

【大神我很忙的……如果你没有别的事只是想闲扯那还是算了吧。】

【我说真的,小蓝你真的不考虑来兴欣吗?】

历史遗留问题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解决……蓝河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动作缓慢的敲了句话发出去。

【不可能的,所以大神你没必要继续说了。】

接着又飞快地跟了句。

【我还有事,就先下了】

蓝河不傻,虽说叶修是什么样子他不怎么关心,但是叶修在打什么注意他多少还是能看出来点。

叶修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蓝河不讨厌他,甚至说有点喜欢。他感觉如果不是工作上的原因也许会和叶修成为很好的朋友。

至于成为比朋友之上更高层的关系,蓝河想过,经常想,但是想来想去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到了晚上所有工作基本宣告结束,整个工作室的人都累得呈现脱力状态。

春易老左右看看,手一挥做了个重大决定:“全体,排挡刷串去!”

于是一干人瞬间满血欢呼着会长万岁,浩浩荡荡的冲出去直奔大排档。

都是一帮年纪不算大的小青年儿,两瓶啤酒十多串羊肉撸下去都有点开始话多。蓝河比较能自持,但也架不住一个接一个人的灌酒,脑袋迷迷糊糊的站起身想出去吹吹风。

夜间的街道灯火辉煌,蓝河出了大排档一路顺着墙根走下去。这里是喧闹的闹市区,大排档烧烤摊一个接一个挤在一起热热闹闹。

被混杂了啤酒和各种奇怪气味的风迎面一吹,蓝河有点儿头晕,他找了个安静的墙角蹲下来准备歇一会儿。

之前和家里人讨论过关于未来生活的发展,蓝河还是个生嫩的大学生,虽说现在的工作比起其他大学生收入多得多,而且暂时没有失职风险。但是游戏行业风险大而且变化多,长久下去也不是个稳妥的生活方式。

蓝河的父母不反对儿子的选择,他们只是帮助蓝河仔细分析了利弊。蓝河从小到大都是好孩子,他明白这项工作的风险,也明白父母的心思。但是毕竟相处久了感情自然而然就有了,他舍不得一起工作的朋友们。

父母希望蓝河在毕业后可以找到一份安安稳稳的工作,娶妻生子,过和正常人一样平淡却安稳的生活,蓝河也明白这才是最好的发展。

但是他总觉着哪里不对,心中的某个深处在反抗着父母的规划,蓝河模模糊糊知道那是一个他无法割舍的人。

似乎就在前方不远处,但是蓝河却不敢上前认清那个身影。

之后蓝河暗地里找过了春易老,将自己会在毕业后离职的决定告诉了他。

他现在还记得春易老的回应。

平日里严肃称职的大会长,像个兄弟一般拍了拍蓝河的肩部,说没事儿这是你做的决定,愿意怎么样都可以我支持你。

蓝河想这大概就是自己不愿意离开的原因之一吧。

蓝雨俱乐部这里有那么多的朋友,他得到了那么多的信任与支持。

 

 

人喝高了总爱胡思乱想,蓝河蹲着想了这么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酒劲儿也散了点儿,正打算站起来回去大排档,一抬头发现面前多了个人出来。

叶修一脸复杂的看着蓝河,手里拎着个塑料口袋,里面装着几盒药,看不出来是什么牌子。

沉默了半晌是蓝河先开的口“呃叶神你这是……去买药……?”

“老板娘有点儿头疼,说是要我出来锻炼锻炼就撵我出来了。”叶修看起来颇为无奈“你喝酒了?”

小剑客脸上红扑扑的,眼圈儿也是微微发红的,就算酒味散掉也很明显能看出来喝了不少。

“公会聚餐,也没喝太多。”蓝河站起身,用力过猛脑袋发晕,身子不由得晃了晃,叶修赶紧扶住他。

“啧啧啧会长大人喝成这样明天的工作大概是要顾不过来了吧,这可是兴欣的好机会啊。”叶修是成心在逗蓝河玩儿,搞什么,本来就是自己喜欢的人,现在喝高了行动不便,没有直接拐回去做点什么奇怪的事情已经很良心了好吗?

“你滚吧,喝这点儿根本不碍事。”蓝河甩开叶修向前走,叶修赶紧跟上去以防这个醉汉出点啥差错。

两个人并肩沿着路走着,有一段时间没人说话。

 

 

路能够一直延伸下去吗?

走不到尽头就好了,这样一生都是和他在一起的啊。

叶修一边走一边留意着身边人的举动,他想自己真傻,真的。

迎着凉飕飕的夜风走了一会儿蓝河已经彻底清醒了,酒劲跑了醉酒时的记忆也模模糊糊的。他一边想着叶修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一边晃了晃脑袋。

能够把那一大堆的烦恼都甩掉就好了呢,然后他发现那不太可能。

于是他就更烦了,越想越烦。

叶修看着蓝河走着走着,脸上表情越来越纠结。

以他对蓝河的那一点点了解,他能够想象蓝河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状态。

蓝河就是一个很普通的青年,埋进人群里大概就找不到了。

可是笑起来会有好看的神色,自然而纯真,清清朗朗,干净的不可思议。

缺点很多,优点也很多,偶尔炸毛和小小的腹黑可爱到不行。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过着普通的生活却很幸福。

努力的工作,得了闲空和朋友悠闲的在一起,努力的活下去,并享受着生活。

叶修能够想象到的幸福生活是荣耀,他知道自己对蓝河的心意,也知道蓝河的生活中不应出现意外的变数,那不是他该过的生活。

但是他还是不愿意放弃。

 

 

一路无语的走了一会儿,再下一个路口转过去就是来时的大排档,蓝河在路口停下“叶神你先走吧,如果被那帮家伙抓到你可就惨了,会发生什么打击报复的事也说不定喔。”

几乎是习惯性地抢白了叶修,好脾气懂礼貌的蓝河在叶修面前嘲讽力突然就up到一个层次,这本身就满嘲讽的。

叶修破天荒的有了负罪感,怎么就把这孩子带坏了呢。

“酒醒了?”他懒洋洋的随手扒拉一下蓝河被风吹得乱七八糟的额发,保养得很好的手指划过白净好看的额头,看起来极为赏心悦目。

蓝河像受了惊的兔子一般瞪大眼睛偏头躲开,这动作太过亲密“叶神你别闹……”

“我是在闹着玩还是怎样,你很清楚不是吗?”语气变得异常的认真,蓝河看着表情严肃的叶修苦笑,没有说什么。

“唉……人老了果然是没人要了啊……”叶修再次扒拉一下蓝河的头发,这次却很欠揍的将他整齐的额发扒拉得乱七八糟。

并不是意料中的直接拒绝或者婉言拒绝,不回应是代表着还有机会吗?叶修想着想着有点开心。

“噗……叶神你还真是烦啊,迟早会有人要的。”蓝河毫不客气的回手胡乱揉了揉叶修的头发,然后看着他脑袋顶上翘起的呆毛笑起来。

亲密的动作做得如此自然。

事实证明,叱咤风云的叶修大神在感情这件事上和普通人蓝河一般毫无二致。

蓝河确实是脸皮薄很好面子,但他索性也不去管那些了,反正……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

生活是多么的虚幻而又脆弱,不能按照想象中的模式英勇无畏的面对一切,但是他们还可以保留着这一份心情。

叶修像个孩子一般乖乖的看着蓝河笑个没完,却不知道蓝河在心里默默地多说了一句。

没人要的话,我要。

相处的时间还有很多,或许明天就能再次牵起手来呢?

 

 

生活依旧踏着匆忙的脚步来了又离开。

第二日蓝河再次叼着煎饼果子冲进蓝雨俱乐部,成功躲过笔言飞的骚扰安稳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电脑就收到了两条qq消息。

是叶修发来的。                                

第一条是一贯的没正经【嘿醉汉会长早啊,昨天听沐橙说了句话,感觉蛮好,哥教给你啊不用客气。】

然后是第二条。

【hope you enjoy your life】

【突然拽什么英文】大学生蓝河先是毫不客气的表示了嫌弃,然后心里涌起一阵难以名状的欣喜,这感觉很享受,很棒。

想了想他又快速的打了一句话发过去。

【I do】

不是I will,而是I do。

他相信叶修能明白,这就够了不用说更多。

像是宣誓,而有些事情没必要匆忙的说破。

 

 

hope you enjoy your life。

日常依然流水一般的平淡幸福,未知的明天也将是如此。


——————end

评论(9)
热度(41)
© 缄默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