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笃,也有磁,什么cp都刷,关注谨慎,坑品不好谨慎着看,啾啾

【三日鹤】妄想剧场(下)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篇……

上请戳这里。http://qizuo.lofter.com/post/298a3a_6aa2b5d


-------------------------------------------------------


幕布缓缓拉开,你就是世界的中心,世界由你主宰。

 

 这话是三日月说的,例行训练后他长久的站立在舞台上,背对着尚未来得及关掉的射灯,昂首,平展开双臂,做出了几欲飞翔的姿势。 

 

“三日月你是有妄想症吧。”鹤丸表情怪异的看着三日月。

 

 “啊哈哈就算是妄想也好吧,至少将妄想完美的饰演出来是很快乐的事。”

 

 “也说不准,妄想能成真呢。”三日月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所谓戏如人生,妄想也能成真这种事谁又能完全否认呢。”

 

鹤丸一脸无所谓的耸耸肩。

 

 简直都是在扯淡,至少鹤丸是这样认为的,自己只是被半强迫性质拉进伙的人,兴趣什么的本来就没多少,更不用说戏如人生这种上升到人生哲理的东西了 

 

所以在刚加入戏剧社的那段日子里,鹤丸表示不配合,非常不配合。

 

 具体表现为三日月说鹤丸来来来看一下这个剧本他说不要,开会时三日月说鹤丸你发表一下看法他说很好我没看法。甚至有时候排练也不会按照剧本要求去做。

 

排练演出以外的时间,鹤丸层出不穷的恶作剧将整个戏剧社搞的乌烟瘴气,鸡飞狗跳。 

 

如此反复,最终除三日月以外的全体戏剧社成员都表示了抗议,唯独三日月自始至终笑眯眯的维护鹤丸。

 

“但是无论如何不按照剧本来这也太过分了……”有些前辈自诩资历深,想要拿出架势整治一下鹤丸的恶劣行径,但是看到三日月瞬间敛去笑意的脸还是不敢造次。

 

 “鹤丸可以说比你们全部人做得都更好。”出乎意料的,三日月说出了令所有人惊讶的话。

 

“……三日月你在说笑吗?”鹤丸叼着根棒棒糖,优哉游哉的晃悠着纸棍,脸颊被糖球撑出可爱的圆弧。不过说实话,他也没有料想到三日月会这样评价自己。

 

“戏剧应该有灵魂的,不能只局限于白纸黑字的剧本。”三日月冲着鹤丸点点下颌“而鹤丸的表演,虽说有些偏离剧本,但却是有着灵魂的。”

 

 第一次看到鹤丸是在喧喧扰扰的社团招募上,这个看似跳脱不安分的家伙将三日月的目光完全的吸引,他想他会给死气沉沉的剧本带来生机。 

 

事实证明鹤丸确实没让三日月失望。 

 

鹤丸在戏中的演出,每次都能给三日月带来惊喜,一颦一笑,举手投足,在以常态来看脱离剧本的表演下,剧中人物的形象却意外地被塑造得活灵活现。

 

 第一眼其实蛮重要的,三日月看得出来鹤丸不适合被拘束,他应该是流浪在云层之上的鹤,纯白无垢。 

 

然而三日月也仍旧妄想着得到这只鹤。

 

 现在三日月妄想的对象就趴在自己的胸前,被自己的垃圾话挑得气恼的鼓起脸颊。常穿的白衬衫经刚才那么一折腾有点凌乱,领口敞开,瘦削凸出的精致锁骨就这么暴露在了空气中。 

 

三日月感觉自己有点晃神了,赶紧一边想着糟糕,一边调整呼吸。 

 

人艰不拆,三日月感慨了一下自己的忍耐力,接下来就看到鹤丸突然将脑袋凑到自己面前,銮金色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个没完。 

 

”三日月你眼睫毛好长喔。“说着还试着拨弄了一下三日月纤长的眼睫。

 

话刚说完,三日月还没反应过来,鹤丸就腾的一下子红了脸。

 

”不行啊鹤……“之前的调整呼吸算是白费了,三日月默默地想这是他自找的不怪我,“敢点火就要负责到底啊。”

 

 “我……你……所以说你让我留下来到底什么事啊!”试图转移话题的笨拙样子在三日月看来可爱程度再次up到新境界。 

 

三日月确定自己是喜欢鹤丸的,现在也能够大致确信鹤丸也喜欢自己。 

 

所以可能不用再忍耐了,赶紧的。

 

三日月伸手就按住鹤丸的后脑,手指探进鹤丸细软的头发中向下压,无视掉鹤丸的反抗吻住了他。

 

无数次看着台上鹤丸表演时的妄想,成真了后感觉像是飘渺的美好梦境,鹤丸的呼吸温和而醉人,令人沉醉其中不愿放开。

 

“原本只是想指点你一下表演技巧并交流一下,但是鹤实在太可爱了没办法拒绝呢。”在鹤丸空气耗尽快要晕厥过去之前,三日月不舍的放开了他的唇,另一只空闲的手托起鹤丸的下颌,拇指摩挲着有些红肿的唇角,动作煽情而暧昧。

 

话中有话,鹤丸不傻听得出来。

 

“三日月你还真是不坦诚,还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啊搞什么突然袭击!”喘匀了气的鹤丸表示被三日月的突然袭击吓到了不开心,露出了一个傲娇的,比较刷新三日月眼中可爱程度上限的表情。

 

“我喜欢你。”

 

平日里有着古典贵族式典雅,一本正经的三日月搞起突然惊吓居然是套连击动作。

 

几乎买断惊吓专利的鹤丸感觉自己败了,他抿着唇没说话。

 

没有反对就是接受了,不是也是,也确实是。

 

确定关系后的事情是那么的理所应当,地面太凉,顾及到鹤丸的身体三日月暂时忍住了欲望。扶着鹤丸站起身,他握住鹤丸有些冰冷的手,十指相扣,彼此的体温便悠悠的荡开。

 

他们站在舞台上,身后是明亮的射灯,彼此是对方的世界。

 

“鹤你看吧,妄想也会成真呐。”

 

“好啰嗦,其实你本来的目的就是要告白的吧。”恢复成一贯的伶牙俐齿,鹤丸吐槽着。

 

“啊哈哈哈被看出来了呢。”

 

“除了啊哈哈哈你还会说点别的吗?”鹤丸翻了个白眼。

 

“还会说我喜欢你。”三日月不急不慢的破掉鹤丸的吐槽招式,于是仍旧抵抗不了直球的鹤丸再次脸红。

 

“看来这场戏,鹤你还要继续适应啊。”

 

这场温暖的戏剧最好是永不落幕


评论
热度(23)
© 缄默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