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笃,也有磁,什么cp都刷,关注谨慎,坑品不好谨慎着看,啾啾

【三日鹤】毫无干劲的壁咚方式改良(上)  

人在三次身不由己……

先别吐槽文风了来吐槽我的手速吧T口T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壁咚这种东西被人类发明出来就是用来让对方感到无力的是吗?

一定是的吧,绝对是的吧?!鹤丸在心里对着三日月猛地吐槽。

“难道说其实鹤你并不喜欢壁咚吗?”三日月露出看起来很是困惑的表情,他站在鹤丸身前,一只手撑住鹤丸身后的五斗橱柜门,空闲的那只手原本可能是打算去抬鹤丸的下巴,现在却看起来有点儿僵硬的滞在了半空中。

时间倒流一下到晚饭结束后,两个人刚回到房间鹤丸就被三日月强行带到五斗橱那里壁咚了。

“明明是很标准的壁咚姿势来着?主将是这么给我讲解的应该没错的啊?”

不对问题不是这个啊!问题不是姿势正确不正确啊!先不说为什么主将又给你讲解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壁咚难道不是应该设定在充满浪漫气息的校园里,身穿白衬衫的清俊少年送给纯情少女的意外惊喜吗?

三日月不是白衬衫少年,鹤丸他更不是纯情少女,两个连算年龄都感觉很麻烦的老头子为什么要玩年轻人的这一套啊?!既烂俗又不量身订制的壁咚还真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呢。

没错,鹤丸感到无力的原因不是因为突然的壁咚,而是这个壁咚不够有创意!

先不提创意的问题,三日月你的手,你的手已经从僵直状态逃出来开始摸我的腰了啊!

“三日月你把手放下来我们还能做朋友……”鹤丸感受到了恋人是个老流氓的巨大压力。

“这样,不过我并不想和鹤做朋友喔。”三日月听话的放下手侧身让鹤丸离开五斗橱。

腰,腰被五斗橱把手硌的快要疼死了……鹤丸垮下眉毛,手捂着腰部刚想走开就听到三日月那几乎是贴着脖子的声音响起。

“我是想和鹤做一些这样那样的大人的事情啊。”

“你做的已经够多了……还有我不是小孩所以请别用某些奇怪的词语,最后你离我远点别凑这么近。”鹤丸叹了口气想这人怎么这么蠢,而且又是个色老头,“明明一把年纪了还要搞什么花样啊……”

要搞花样也要有创意点儿嘛……下一句是这样,不过鹤丸没有说。

“啊哈哈哈老年人有时候也要向年轻人学习一下嘛。”依旧没明白的三日月扒拉扒拉自己的半边刘海,似乎是想露出富有朝气的灿烂笑容,但不过看起来失败得一塌糊涂。

三,三日月你的嘴角,在,在抽搐呢。

说来也奇怪,按照鹤丸那个不甘寂寞的性格来看,琢磨点儿新花样应该会很符合他的胃口才对。

因此为了给恋人一个惊喜,三日月以放弃了周末不出阵的老年人特供福利为代价,从审神者那里学到了壁咚这个东西。(所以说婶婶被鹤丸嫌弃其实是躺枪)

至于眼下这种兴致缺缺的反应还真是让三日月搞不清状况。

一旁的鹤丸早已躺在了被窝里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你也早点睡吧……话说想要玩壁咚也要有点儿创意嘛……”将脑袋缩进被子里,后半句音量较低的话语气听起来有点儿微妙的期待感,三日月愣怔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鹤丸这是……在很傲娇的嫌弃壁咚不够有创意啊!

果然是个爱玩的家伙……好可爱。

三日月勾起了一个颇为意味深长的笑容。

——————————

不造为啥就是感觉鹤是个傲娇=w=


评论
热度(36)
© 缄默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