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笃,也有磁,什么cp都刷,关注谨慎,坑品不好谨慎着看,啾啾

【青春x机关枪】雪村透与猫(下)  

我居然没坑

有番外,松雪的r18,迟些日子放出

放完下去睡一小时然后准备第二天通宵的我QAQ


——————————————————————————————


所以在松冈和立花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商讨好了模拟战的诸项事宜,在回来的路上又大包小包买了牛肉啤酒等食材,一路上你一言我一语盘算着晚上要好好吃一顿寿喜烧的两个人,快要到家时又想起了留守的雪村。

“那只猫不知道是否还活着啊……”松冈念叨了一句看起来有点儿惆怅。

“不,不至于吧我说……嘛确实很担心屋里会变成什么样子就是了。”立花也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有的没的一路担心直到回家,两个人一进门就被对面沙发上的两只生物吸引了注意力。

两只猫,一大一小,大的黑卷毛戴眼镜,小的白毛肥肥胖胖。小号的猫拱在大号的猫怀里睡得舒心,气氛怎么看怎么和谐。

这和临走前的剧本不一样啊导演!

“……松冈先生我今天可能是太累了,眼睛有点不舒服。”立花盯着两只猫瞅了一会儿,然后胡乱的揉了揉眼睛,“我先去把东西放好。”说着便抱起各色食材走进里屋。

“啊,喔好的。”松冈也在怀疑自己的好视力是不是也出了问题。不过毕竟是成年人,虽然不知道在外出的几个小时内发生了什么,松冈还是决定先叫醒雪村比较好。

 “啊小松……你回来啦。”被唤醒的雪村眼神迷迷瞪瞪,脑袋顶上的头发因为倚靠在沙发靠垫上而翘了起来,随着雪村的动作一个劲的晃悠,他小心的将猫咪抱起搁置在一旁的沙发垫上,打了个哈欠又搔了搔脑袋,却将呆毛挠得更乱了些。

“呃……”松冈花费了三秒钟时间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将那撮头发按下去,随即他很自然的伸出手摸了摸雪村的脑袋。

已经是习惯一般的,二人间表示信任与关心的动作。

雪村抬起眼睛看了看松冈,然后任凭他抚摸。

松冈的掌心很温暖,很舒服。雪村不自觉的眯起眼睛微笑起来。

雪村透最喜欢松冈正宗了,虽说是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同学,但是这个人总是笑得阳光灿烂的向自己伸出手,鼓励着激励着支持着自己。很久以前的意外受伤本已将雪村踢足球的梦想连同全部的信心都已经粉碎,然而巧合一般的与松冈再次相遇,并能和他一起玩生存游戏,雪村感到很开心。

写出来就像是校园励志小说一样,如果加上爱情元素那么雪村大概就是柔弱可怜的女主角。

说错了,这个所谓的女主角根本一点儿都不柔弱可怜。如果是松岗希望的话,雪村什么事都会去做。

“根本就是个恐怖分子嘛……”第一次目睹狙击手雪村近身单挑掉对方三人全员后的立花如是吐槽。

立花注定是个吐槽役。

将需要冷冻保存的食材放入冰箱后再次出来到客厅,立花沉默的看着松冈和雪村之间的互动。

嘛……虽说不是第一次看到。

但是每次看到这种很温馨的画面,立花都在怀疑自己真的是为了还债压力太大了出现了幻觉。

总感觉下一秒雪村脑袋上会冒出猫耳朵,屁股那里会有尾巴晃悠起来,也总感觉松冈下一秒会掏出一根逗猫棒之类的猫用玩具。

喵的一声蹦起来跳高高去够逗猫棒……不立花你要冷静,幻觉也就算了,得了妄想症可就不好了。

寿喜烧的食材和铁皮锅很快就准备好了,三个爷们儿勾肩搭背的盘腿坐到一起,喔有一个还是一脸别扭不情不愿的。

“立花我还是未成年啊……”第三次拒绝了一喝高就神烦松冈递过来的啤酒,立花颇为为难。

“没关系啦高中生可以少喝一些的,啤酒而已啊。”松冈明显喝的有点多,吐字含糊不清于是立花干脆不去理会他。

从烧热了的锅里夹了块牛肉塞到嘴里,随意的打量着四周然后看到了雪村在一旁夹着肉在逗弄那只猫咪。

猫咪一蹦一蹦,却还是够不到雪村刻意挑高的筷子,急得喵喵叫。

“欸,立花君,那个要沾鸡蛋的。”发觉了立花的视线,雪村瞅了瞅立花的碟子再瞅了瞅一旁没打开的生鸡蛋,好心的提醒了一句然后继续去逗猫玩。

“啊……所以这只猫你是打算养着了吗?”松冈也不甘寂寞的凑过来逗猫,却被喵咪龇牙咧嘴的表情吓得不敢伸手。

还真是区别对待,松冈无语的看着猫咪吓唬自己之后又一脸讨好的去和雪村玩,心里莫名其妙不太爽。

“养着我不介意,不过小松不喜欢的话不养就好。”

“算了吧……如果把这家伙和你分开我怕它会挠我。”松冈耸耸肩颇为无奈。

将一只猫丢给雪村透照顾一天后的场景,和预料中相比,反差有点儿萌。

玩具枪枪队里吉祥物一般的猫咪出现了,但是实际上隐藏的宠物或许是雪村才对。

他被大家所接纳并喜欢着,每一天的阳光都是温暖而懒洋洋的。

 


评论
热度(33)
© 缄默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