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笃,也有磁,什么cp都刷,关注谨慎,坑品不好谨慎着看,啾啾

【松雪】最终一人平凡的老去  

标题致敬椎名もた,逝者安息

《雪村透与猫》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番外,BE版本,和r18那个并无时间轴联系,可以分开看。

雪村死还是没死怎么想都可以。

烂尾系列,很短。

———————————————————————— 

 

下一次,再下一次,最后仍在期待着的下一次。

最后的最后,连再次期待下一次的机会都不再拥有。

 

 

立花和松冈的婚礼办得很成功。

婚礼最终选择了西式风格,地点则是在雪村推荐的一个小小的教堂,身为漫画家的雪村在外出时总是很留心各种景物和建筑,这家小教堂隐藏在喧闹的街道深处,少有人来,外表看起来不算气派,内部装修也不是很富丽堂皇,但是白胡子的神父待人温柔,高高吊起的彩绘琉璃窗下有着令人安心的温暖气息。

大学期间蓄长了头发的立花其实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穿着纯白色的婚纱很适合,而松冈自不必说,同样简单的纯白色礼服帅气而清爽。

雪村避开人群,一个人坐在教堂靠后一些的位置,远远地目送着立花和松冈牵着手踏上红地毯,相视微笑缓步走到神父面前,他看着两个人彼此宣誓,然后相互亲吻。

他看着这一切直到宣誓结束,然后从教堂后方的小出口悄悄的走了出去,背靠着门低头盯着地面。

他知道自己应该尽自己所能给两个人祝福,他们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们彼此喜欢,他们理应得到这样美好得结局。

他很清楚,明明白白的。

可是残留在记忆里的松冈的微笑,与几分钟前的微笑相互重叠,在那个四处弥漫着温暖气氛的教堂里铺天盖地。最终沉沉的向着心脏压下来,呼吸快要无法继续。

痛苦到快要无法行走,那个人离自己仅一扇门的距离,而自己却只能重复着用曾经的回忆不断安慰自己,思考着问题陷入死局的答案,然后纠结着无解的正解。

眼眶里有什么东西在拼了命的想要冲出来,胸腔里沉闷而烦躁。

 

 

雪村透的身体状况其实并不太适合玩生存游戏,暂且不提车祸留下的腿部旧伤,长期宅在家没日没夜的画漫画,体力不够,手腕也落下了风湿的毛病,这些都毫无疑问注定了雪村无法做个强势的攻击手。

“小雪你……还是歇一下吧。”松冈带着关心的表情拍拍雪村的后背“体力不支就早些告诉我嘛,不要强撑啊。”

“雪村先生体力还真是意料之中的差呢。”立花站在二人身前时刻警惕着附近的状况,顺便吐槽了雪村。

“什么叫意料之中嘛……好啦你们先走一步吧不用等我了。”雪村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大口喘气,稍微平复后放下肩上的背包一屁股坐到地上。

自己还是无法为小松多做一些事情吗?

怎么想也都蛮伤心的。

随手折了一根狗尾草叼在嘴里,雪村向着松冈和立花挥挥手“我歇一下就去追你们,没事的。”

松冈仍是不怎么放心的样子,走了两步再次回头看了看蹲在原地笑得傻兮兮的雪村,然后快步向前跑去。

松冈毫无疑问是个很温柔的人,他甚至对雪村经常性的伪抖M和抖S表示出极大的纵容,雪村对此感到很满意。

立花时常会对雪村偶尔的任性表示吐槽无力,松冈总是嬉笑着将话题糊弄过去。从中学时代一直相互陪伴着一路走来,松冈和雪村很清楚彼此的心思。

所以面对雪村稍显意外的告白,松冈几乎是没怎么犹豫便拒绝了。

“嘛……现在可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雪村将身体小心的隐藏到草丛里,然后给德古拉诺夫上膛,他安静的环视着四周。其余队伍不会因为玩具枪枪有一个人掉队便放松警惕,肯定会加强攻势,这样松冈和立花就会陷入危机中很难脱身。

“至少守住你的身后,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偏离正轨的呢?

是从松冈对立花表白开始?还是从自己那个失败的告白开始?

或许从发觉自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松冈开始就不正常了吧。

玩具枪枪有着比赛胜利后聚餐庆祝的习惯,雪村开心起来喝得有点儿多,喝到最后立花晕晕乎乎的躺下睡觉,春春树嘿嘿的傻笑也在休息,雪村稍好些,也是迷迷糊糊的脸色发红,唯独松冈淡定自若,犹自在一旁啜饮着醒酒茶。

果然很厉害啊小松……毕竟是牛郎工作需要酒量还蛮大的嘛……雪村站起身晃晃悠悠地走到松冈身边,自上而下俯视着松冈。

怎么看怎么舒服,怎么看怎么喜欢,雪村看得爽了就伸手去捏松冈的脸。

“小雪你喝太多了,别闹啦。”饶是松冈也不知如何应对雪村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他表情僵硬的不知所措,任凭雪村在他脸上捏来捏去,半晌眯了眯眼睛身子前倾直接倒进自己怀中。

“小松,嘿嘿小松……”

雪村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要说的样子,但是酒劲伴着困意涌上来抵抗不住,他脑袋一歪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松冈更加不知所措了。

他不知道,或许应该说是不愿去知道雪村想说的话。

想一想看应该是如“小松我喜欢你”这样的话吧,雪村是很谨慎小心的人,心思藏得深,在喝醉时才敢说出这些平日埋在心里的话。

松冈确实也喜欢雪村,换一个几乎快要被用到烂俗的说法来表达的话,松冈很珍惜雪村。

但是如果要选一个人陪着自己相伴携手走过一生,那个人只能是立花而不是雪村。

 

 

婚礼过后是室外的聚会,夜间有冷餐会供亲友们举杯畅谈。

流程平凡无奇,和任何一个朋友结婚一样的欢乐而平凡的日子。

松冈和立花在宾客间来回走动,带着幸福的笑意接受着亲友们的祝福。

雪村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冷餐会供应的香槟酒,喝了多少他记不太清楚,但是应该比那天的聚餐多很多。

意识还很清楚,他看到人群中的松冈挺拔的背影,白色礼服转了个身,视线与自己撞上。

那好看的眉毛轻轻皱起,松冈快步走向雪村然后夺下他的酒杯“小雪你喝得太多了。”

雪村乖乖的交出酒杯,听着松冈满含担心的斥责“不能再喝了!怎么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啊!”

松冈正宗这个人总是这么温柔,所以雪村才会无可救药的爱上他。

“好我不喝了。”雪村还是很听话的表示不会再喝了,松冈满意的抚了抚他微卷柔软的黑色头发,和以前并没有什么区别的熟悉的动作。

雪村低头任凭松冈抚摸,闭眼近乎贪婪的想要记住这种感觉,虽然婚礼之后,一年后,甚至十年后,松冈可能也会这样放纵雪村,但那终究不一样。

立花由原来那个假小子一样的高中生变成了大学毕业的,长发飘飘的爽朗女孩子,松冈不再做牛郎的工作,自己经营的公司业绩很好,雪村也成为了很有名气的漫画家,春春树和春花的关系早已好了起来,两兄弟协助家里的生意日子过得也很好。

多年以前捡回家的那只白色折耳,取名为透的猫咪由雪村养着,依旧是肥肥的,也依旧很黏雪村。只是已经接近暮年,行动迟缓,已经垂垂老矣。

松冈和立花搬走后公寓里就只剩下雪村和透一起生活了吧。追求雪村的女孩子并不在少数,也不乏温柔的名媛千金。

“不是和小松一起我不要。”

雪村想起来当日表白的场景,松冈无奈的笑笑,说小雪你别闹了。

于是雪村很知趣的没有继续表白,也没有急切的继续说下去。

雪村并未曾向松冈提及过喜欢二字。

现在松冈穿着婚礼的礼服,站在自己面前,用熟悉的方式关心着他。

“小松我喜欢你……”雪村脑袋埋得低低的,声音微弱几不可闻。

“嗯?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松冈离雪村更近了些“再说一遍?”

第二次,也是第一次说出喜欢,明知道结局也要说出来的话。

雪村深呼吸,抬起头笑笑“不,没什么。”

想了想他又补充了一句“祝你新婚快乐。”

松冈和立花终于能够在一起了,纵然两人年龄有所差距,但是世人仍旧给予了他们温暖的祝福,他们能够相互携手走到最后,在晚年幸福安详的沉沉睡去。

而结不出果实的谎花一般的爱情,仅是单方面的一厢情愿,即使是强迫也不可能交汇到一起。

窗外淋漓的下起雨。

 

 

新婚夫妻将要度过温馨的新婚夜晚,雪村在和大家道别后离开了宴会。

他一个人沿着小路缓慢的走,忘记带伞,身上有钱本可以雇车回家,但是雪村选择了走回去。

好累啊……将一切想说的话都说完后的感觉好累,雪村叹了口气,走路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那家教堂雪村很喜欢,他甚至不止一次想象过自己和松冈在那里结婚的场景。

想太多,他停下脚步看着石子路上噼啪落下的雨点溅起小小的水花,现在是夜晚,这条路上几乎没有人,酒劲涌上来,雪村站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

他索性坐下来躺在了路上,透过被雨水浇得模糊的眼镜看着昏沉的天空。

困意席卷而来,寒气肆意弥漫直侵骨髓。

雪村透闭上眼,他现在只想先睡一觉。

 

 

所有看似温暖的故事都有着隐藏的悲伤结局。

最终他将要一个人平凡的老去。

 

————————————END—————————

之前没想过番外二是BE,但是今天早上看到了椎名的逝世消息。
我对他的了解不太多,仅仅是听过几首歌曲而已,很温暖的歌和pv,但是隐隐约约透着些许悲伤和不甘。
他才20岁,还很年轻,非常遗憾他离开了。
最终他连平凡的老去也做不到。
BGM《连平凡地老去也做不到》椎名もた(ぽわぽわP)
以上,《雪村透与猫》的全部内容到此结束。


评论(13)
热度(50)
© 缄默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