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笃,也有磁,什么cp都刷,关注谨慎,坑品不好谨慎着看,啾啾

【叶蓝】遥遥无期  

很久以前(?)参的夜阑阑的本子 @夜阑·卖麦唛 ,夜阑阑辛苦啦么么哒。

旧文混更,吃粮不回复是流氓

—————————————————————————————

 

再见相会,遥遥无期。

薄荷的花语:愿和你再次相遇

 

【一】

清晨7点,气温19度正正好好,有风。

蓝河将帆布包甩到肩上,扣了顶棒球帽走出寝室。

“话说还真有你这种周末早起去打工的大学生啊。”室友笔言飞顶着一脑袋乱毛迷迷糊糊的撑起身子,从上铺被窝里探出个脑袋吐槽,随即又缩了回去继续睡觉。

蓝河前往的目的地是一家名为“永无乡”的小小花店,他今年大三,却已经在这家小花店打工满了两年。

“早安,今天也来的很早嘛。” 

店主是个很活泼也很漂亮的妹子,名叫苏沐橙,年纪比蓝河大不了很多,待人热情,总是笑眯眯的样子。

“在学校待着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就过来帮忙啦。”蓝河放下背包摘下帽子,卷了卷衣袖拿起地上的花洒就开始给各种花木浇水。

这家花店店名起的很文艺,内里装潢也是走的文艺清新范儿,出售的花木随意的搁置在各种各样装饰品当中,如果不仔细看甚至可能有人会将这里当成礼品店。

一如继往的安宁清晨,空气中飘飘悠悠缭绕着的是各种花木的芬芳清香。

清晨四点开放的蓝紫色牵牛,清晨五点开放的浅粉红色野蔷薇,清晨六点开放的白色龙葵,还有七点钟刚刚开放的嫩黄蒲公英。清晨开放的花木都有着素雅的颜色与清淡的香气,低调,婉约,然而却不会少了半分吸引力。

在花店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处有张矮桌,上面摆放着一盆小小的苹果薄荷,蓝河蹲下身,闭上眼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唇畔浮起满足的笑意。

“小蓝河真的很喜欢这盆薄荷呢。”店长小姑娘笑眯眯的凑到蓝河身边,调皮的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颊,蓝河有点尴尬的向后缩了缩身子:“别闹啦店长。”

店长收回手,接着又盯着蓝河的脸一个劲的瞅,在蓝河被瞅到毛骨悚然的前一秒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

“小蓝河你已经大三了吧。”

“欸……是。” 

蓝河表示没怎么明白这位店长的思路。

“大三了还没有女朋友吗?以后未来的生活该怎么安排啊?”

蓝河一口气噎在了喉咙口差点没被憋死:“啊这个……”

他在之前的那一瞬间很是怀疑自己听力系统出了问题。虽然早就对自家古灵精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店长有所了解,但是这个处处透漏着关爱儿子的好妈妈气息的问题……算是怎么回事啊?!

儿子你已经大三了……该去找个好女孩过一辈子了……

“呃那个,女朋友是没有……”

“哦没有女朋友那就是说有男朋友咯?!”店长突然来了兴致,摆出一脸“你不让我八卦我就不给你开工资”的架势。

蓝河想以后绝对,绝对不要和店长讨论恋爱问题。

脑海中应对店长八卦的语言还没组织好,耳膜便被一个熟悉而久违的声音触及。

“是吗?连我都不告诉小蓝你也太伤人心了吧。”

空气中的声波被强制性拉长,耳膜接收到的信号很陌生,是完全不同于蓝河的,低沉而有气无力的说话的语气。

蓝河有片刻的愣怔,他回过身去看向店门。

那里站着一个身穿浅灰色休闲风衣的男人。

那个人逆着光倚靠在门边,像是没长骨头一般懒洋洋的,他说着听起来很不正经的话,然而直直投向蓝河的目光却是意味深长而又炽热。

像是在注视着什么极度珍视的宝物一般。

【二】

蓝河看着叶修的眼神像是在看精神病。

这个突如其来闯进花店的家伙在放下行李后就很自觉地坐了下来,冲着不知所措的蓝河咧嘴笑了笑。

“小蓝给哥倒口茶呗?走的时间太长,嗓子渴的像是被车碾过去一样疼,年纪大了还真是受不起啊。”说着还故意摆出一副痛苦的神情,好看到过分的手指掐在喉咙处干咳了几声。

蓝河正在倒茶,听到叶修故作可怜的声音,实在没忍住就翻了个白眼,还好背对着叶修看不到,否则又会被他嘲笑吧?

可是他终究还是心疼叶修,杯中的茶叶浮浮沉沉,蓝河想了想又在茶里加了一片干薄荷叶。

然后故意板着脸将茶杯递给笑嘻嘻的叶修,自己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水温应该再高一些,这样茶的香气才能浸泡出来,茶叶放得太多了下次注意少放些。薄荷叶加的不错,但是下次最好放鲜薄荷叶,干薄荷没有鲜薄荷的灵气。”

不满的评价说得理所当然相当顺溜,这些评价到了蓝河的耳朵里欠揍程度便又更多了几分。灵气?尽是扯淡。

蓝河平日里温和好脾气,实际上却是个不擅于掩饰自己情绪的人,他心里在想什么叶修从表情上就知晓了八九成。

黑色的清爽短发,大概是因为刚刚忙着浇花又去倒了茶的缘故,额发被汗水粘连在一起,露出白皙漂亮的额头。浅蓝色格子衬衫的袖子挽到手肘处,腕关节瘦削突出,手指修长而漂亮。刻意板着脸冷落自己,明亮干净的眼睛里却都是欣喜。

 “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还是瘦得可怜。”叶修不含糊的将蓝河上下打量了个遍,看得蓝河毛骨悚然。

“你也没怎么变”蓝河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还是一如继往的不要脸。”

不过能回来真是太好了,能再次见面真是太好了。

这句话蓝河放在了心里没有说出来。

 

叶修和蓝河其实早就认识了,这家店名义上的店主是苏沐橙,其实真正的主人是叶修。他经常在店里折腾一大堆长枪短炮的摄影器材,或是摆弄各种底片和照片。

那时蓝河还是个生嫩的大一学生,误打误撞走进了这家店名很文艺布置也很文艺的店,一脸单纯的向正在拆镜头叶修询问给女生送什么礼物比较好。

叶修饶有兴致想这孩子怎么这么好玩,他说这里是花店,不买礼品,不过我倒是可以送你一份礼物。

他小心的放下黑洞洞的镜头,捧来一盆小小的苹果薄荷递给蓝河,或许也是临时起意,叶修只是莫名的感觉蓝河这个人很适合养薄荷。

他不虚伪造作,干干净净的让人舒心。眼神明亮而澄澈,明明是温和好脾气,却也会被调戏得炸毛,就像毛茸茸的薄荷叶一般的性格,有时却倔强得让叶修无奈。他和千万个普通大学生没什么区别,很普通,然而在叶修心底留下的痕迹就像薄荷的清香一般经久不散。叶修喜欢薄荷,更喜欢蓝河。

走南闯北久经沙场的老滑头叶修,这次心甘情愿的放下了兵器举手投降。

“你怎么一脸恋爱了的表情?”苏沐橙嘴里含着棒棒糖口齿不清的瞅着叶修。

叶修嘿嘿的笑起来。

或许是真的恋爱了也说不定,叶修看着坐在花店玻璃窗前写着什么东西的蓝河,花店下午客人很少,蓝河水蓝色的衬衫袖子挽到肘部,露出半截白皙的小臂,他安静的伏在桌前写着,发梢浸在暖和的阳光中,整个人的轮廓便模糊了起来。

叶修不小心就看出了神。

蓝河就像是随时将要飞离岸边的水鸟,温和到甚至有些不真实。叶修第一次这么想将一个人永远的留在自己身边。

【三】

蓝河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他安静的阖上眼,仔细聆听着左腕上手表指针走动的滴答声。

滴答,滴答,银色的指针在薄荷绿的表盘上不知疲倦的走。

很无聊的教授讲的很无聊的马哲课,中途偷偷从后门溜走一大半人,年老眼花的老教授也懒得去管,犹自念着手里的教案。一时间巨大的阶梯教室里除了老教授的声音便再无其它声音。

机械指针摩擦着表盘,持续数着无机质的声音,就像是在数着自己的心跳声。

这颗心脏会在何时,什么场合停止跳动呢?

蓝河叹了口气,肘下压着的文件露出了一角,坐在他身边的笔言飞眼尖,伸手就将那份薄薄的文件扯走。

“中英留学生交换通知?哎你小子运气不错啊!”笔言飞一巴掌拍在蓝河的肩上。“恭喜你要去连着吃一年的炸鱼薯条啊!回来记得给哥们儿多带点儿东西!”

蓝河一脸忧郁的甩掉笔言飞的爪子“给你带回来一吨炸鱼薯条,撑不死你也要腻死你。”

“哥们儿这就不对了啊!虽说我懂得你舍不得我不怎么想去……”

“闭嘴吧你,小心张教授挂你科。”

大概是笔言飞絮絮叨叨的声音太吵了,教室里本来人就少,一点儿声音都很容易引起老教授的注意。此刻老教授正一脸严肃的透过玻璃镜片盯着笔言飞,笔言飞只好乖乖闭嘴。

蓝河确实不想去,他再次叹了口气,将下颌放到桌子上闭眼胡思乱想。

 

他想起有一次在花店做晚饭炸鱼,叶修一如继往的凑到自己身边各种骚扰,最后顺手从蓝河的那盆薄荷里揪了两片叶子丢进油锅。

蓝河还没来得及心疼自己的薄荷,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碧绿的叶子在沸腾的油锅里瞬间被淹没,接着爆炸一般,薄荷的清新香气弥漫开来,猛地扑进了鼻腔中。

“好闻吧?”叶修笑得一脸得意。“之前在英国帮着寄住家里的主人做饭,无意间发现这么做味道很棒。”明明年纪不小了,笑起来却还带着点儿孩子气。蓝河一边将炸鱼一条一条细心的放进盘中摆好,一边微微勾起了唇角。

“感觉还不错,小蓝保姆手艺有进步不错不错。”叶修伸手就抓却被烫得将手缩了回去,他呼呼吹着被烫红的手指,却也不忘了调戏蓝河。

“滚你,我才不是保姆!”无论多少次蓝河也还是一调戏就炸毛,虽说嘴里说着嫌弃的话,却还是微微皱起眉,一脸别扭的牵起叶修微微发红的手指“烫红了……还疼吗?”

叶修简直喜欢死了这样的蓝河。

“据说烫伤舔一舔就会好。”当然说出来的还是一如继往的不正经的话,叶修特流氓的盯着蓝河瞅。

“……你自己去舔吧!”一秒钟都不到蓝河就脸红了,他甩开叶修的手转身想去收拾碗筷。

然后就被突然凑过来的叶修吻了个正正好好。

唇被封住无法呼吸,蓝河瞪大了眼睛一时不知所措,什么话都说不出,只能愣怔的任凭叶修撬开他的牙关加深了这个吻。

从叶修那里传过来的空气是熟悉的烟味,有点儿呛人,却带着薄荷叶微凉的气味,清清爽爽。

“挺配合的嘛。”再次获得呼吸的自由后感觉有点儿恍惚,蓝河红着脸完全不敢看叶修“混……混蛋啊你,突然做什么……”

“心思都在脸上藏都藏不住啊小蓝。”叶修笑眯眯的用食指蹭蹭蓝河发红的唇角。“喜欢哥就直接说嘛。”

“傻子才会喜欢你……”蓝河嘟嘟囔囔。

“你是在说自己是傻子吗?”

“你滚!!!”

 

太羞耻了……

乱七八糟的回忆了一大堆也已经下课,蓝河认命的起身准备去超市,叶修提出晚上要吃薄荷炸鸡块。

叶修极度喜欢薄荷,与蓝河确定关系后似乎更加变本加厉的喜欢,蓝河做饭时他经常随手揪一片薄荷叶子就往锅里丢,拦都拦不住。蓝河隐隐约约开始担心自己的那盆薄荷会不会有天被他揪到秃顶。

叶修叼着片薄荷叶朝着蓝河咧嘴一笑“薄荷生命力很强的,年轻人别这么没朝气嘛,对嘛笑一个多好看”

心照不宣,你知我知的事情,藏在心底的秘密时时想起来都会甜得发腻想要偷笑。

 

 

【四】

交换生的时间是一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如果学习顺利的话,甚至可以申请到留校深造的机会,蓝河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但是也不愿意离开叶修。

投入的感情太多,连一时一刻的分离也都显得煎熬。

“别垂头丧气的,多好的机会当然要去啊,不去白不去!难道说小蓝你感觉离开我寂寞吗?”

什么话从叶修嘴里说出来都不怎么对劲,蓝河表示出离愤怒的送给叶修一个不怎么疼的拳头。

“我是担心老板和花店没人照顾才犹豫的。”他闷闷的拎起花洒去给店内的花木浇水,“当然也……会有点儿想你就是了。”

口嫌体正直,叶修在心里给蓝河啪叽一声盖了个戳。然后凑过去从后面抱住蓝河。

“虽然哥是个穷人,也不会说什么好听的保证。不过毕竟工作要去的地方还蛮多的,英国有着大片的薄荷田,等你学好了哥也老了,去乡下养老也不错。”

“租个房子也好,毕竟买房子的话,物价比较贵哥也够呛付得起,小蓝你不嫌弃就跟着哥凑合凑合呗。”

他拽着蓝河坐到沙发上,打开单反给蓝河看各种各样的薄荷田风景。

身为摄影师的叶修常年走南闯北,从各地带回来的奇事异闻都是蓝河从未听过的,他给蓝河看那一个个长枪短炮中美到令人窒息的风景,蓝河专注的看着照片,叶修专注的看着蓝河。

 

考虑了很久的烦恼事情,想透了也就那么回事,蓝河想反正已经决定从了叶修了,身处何地,是否能够见面又有何妨呢?

“决定了!”蓝河拍桌而起“我要去英国留学!”

再见也并非遥遥无期,他冲着叶修笑得幸福而满足。

 

日子过得慢慢悠悠的,时间沙漏里的沙砾缓缓向下流泻,甜蜜的心境像是糖渍过的樱花瓣。

然而一切的美好都有着短暂的赏味期限,樱花瓣碎了化了也是一样的脆弱不堪一击。

【五】

薄荷的生命力很强,仅仅是提供了充足的水分以及通风的环境,便可以生长得风生水起,即使是在蓝河忙于准备出国的那段日子也是如此。

然后在某个无人留意的时刻,长成一片茂密的汪洋的海。

感情又是在什么时候暗滋增长的呢?

蓝河背着深蓝色双肩包,怀里抱着那盆小小的薄荷坐在机场候机大厅里。背包里装的是牛津大学的交换生通知书和护照,他低着头看着那盆薄荷。

身旁来来往往的人们大多也是低着头,偶尔抬头焦急的望着高处电子屏幕提示的时刻表,然后再次低下头看着手表或是忙着别的琐事。

叶修左手右手各拿着一个甜筒从便利店回到蓝河身边。“蓝莓还是香芋?”

“薄荷”大概是受叶修旷日持久薄荷攻击的传染,蓝河下意识的开口就说,听起来有点儿傻。

“没有薄荷味,小蓝你是傻的吗?”随即毫不意外的被叶修狠狠嘲笑。蓝河委委屈屈的撇撇嘴接过叶修右手里的浅紫色甜筒。

“到了英国好好学啊,别给哥丢脸。”叶修一屁股坐到蓝河身边舔着深蓝色看起来有点儿诡异的蓝莓甜筒,空出来的另一只手捋了一把蓝河的头发。

“我还需要你担心吗?”蓝河撇撇嘴,咬掉最后的一点儿甜筒,他站起身一脸郑重的将薄荷塞到叶修怀里“那么我走啦。”

像是将全部的真心托付出去一样。

“小蓝你知道薄荷的花语吗?”

叶修接过花盆小心翼翼的捧着。

“店长告诉过我。”

“说起来这盆薄荷算是我们的定情物了啊。”

“你……你到底想说什么啦!”蓝河腾地红了脸,定情什么的说出来也太羞耻……

随即脸颊被什么温暖的东西覆盖住。

是叶修那双好看的手,他完全不顾及四周的人来人往,捧住蓝河的脸,几乎虔诚的落下一吻。

脸颊发热,心房也暖融融的。

他说:“我等你回来,不过我会去找你也说不定,所以好学生蓝河同志要努力啊别给哥丢脸。”

他又说:“等你学业有成回国后我也就老了啊,被嫌弃了可怎么办。”

饶是叶修也有着致命的软肋,那个地方名为蓝河,比心脏更柔软,他一直在小心的守护着。

 

叶修看着蓝河走进安检口,身影在人潮翻涌之中越来越模糊,最终消失不见。

他突然有一种再也见不到蓝河的感觉,这让叶修感到莫名的可怕。

 

在英国的生活比起蓝河预想的更容易适应。

寄住的家庭主人待人和善,夫妻两个没有孩子,一直待蓝河如亲生孩子一般。潜心专研学术以外的空闲时间,蓝河会陪伴着老夫妻外出散心,表面上看来日子依旧是慢慢悠悠的度过,时间的流逝连一丝灰尘都无法惊扰。

然而暗地里发生了什么谁也无法做出准确预测。

三天后蓝河将代表学校去参加演讲活动,主题是关于幻想与现实的分析。蓝河便趁着周末泡在图书馆里认真准备着稿件,这所学校虽然不如牛津剑桥这种名门学校,却也有着浓厚的书香氛围,蓝河很享受泡在图书馆里的感觉。

“幻想与现实……幻想与现实……”一边翻着手里厚厚的书籍,一边嘴里嘟嘟囔囔的念叨着,蓝河颇为苦恼的思考着稿子的构思。

他突然就想起了叶修,瞬间浮现在脑海里的身影是如此清晰,简直就像是强行投射到视网膜上一般。

那个人现在在做些什么呢?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国内那个小小的花店,还是不甘寂寞的拎着相机四处转悠?蓝河想着想着微微的笑起来。

因为他是叶修,所以无论是什么情况,什么地方他都可以过得很好吧。

手机骤然响起的铃声让蓝河不得不中断了思路,他按下接听,

回忆就此终结,幻想终究还是要回到现实中来。

【六】

开玩笑的吧,一定是开玩笑的吧。

还真是个够过分的玩笑呢,蓝河站在ICU的门外,透过被擦拭干净的玻璃窗向里看。

叶修插着呼吸管,输液的针头刺入他好看的手,他的身体被纯白色的被子所覆盖,如果不是一旁机器上微弱的心电图反应,蓝河几乎会认为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那日蓝河在图书馆接到的电话是国际长途,是苏沐橙打来的。

叶修预定要去英国工作,然而在前去办理签证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同车的伙伴连同司机都抢救无效死亡,唯独叶修重伤送去了抢救。

蓝河听着扬声器里苏沐橙哭但哽咽的声音,心里想着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他放弃了演讲,向学校说明情况后申请了回国,一下飞机便直奔医院而去。

 

“你还好吧?”华裔的医生拿着叶修的诊断书走到蓝河身边,他担心这个看起来很是清瘦的男生承受不住“虽然伤的很重,脏器也有一定程度上的破损,不过目前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你也别太担心。”

蓝河红着眼眶看着医生“他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

醒过来,醒过来看着我,醒过来带我去看薄荷田,快醒过来啊。

蓝河在心里拼了命的喊着。

“这个……”医生露出为难的表情迟疑着没有继续说下去。

蓝河虽然眼眶是红的,但表情却很是平静“没关系,医生你说就是了。”

“……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会有很大的可能变成植物人再也恢复不了。”医生叹了口气,放低音量说。

医院的走廊透不进光,一片黑暗裹挟着死寂,医生说完情况后拍了拍蓝河的肩就离开了,苏沐橙在蓝河过来后便赶回去照料花店,蓝河背倚着墙一动不动,没有声音,连呼吸都安静得可怕。

“他还很年轻,他还想要去世界各地采风,他还能很轻松的应对几乎所有难题……”蓝河突然喃喃的嘟囔出声,他双手环着肩像是禁不起寒风侵袭一般,然而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肩膀抖如筛糠,几乎快要环不住。

他蹲下身子,将脸深深地埋入双膝间“他答应过我的……”

————小蓝你知道薄荷的花语吗?

————等你学业有成回国后我也就老了啊,被嫌弃了可怎么办。

————租个房子也好,物价比较贵哥也够呛付得起,小蓝你不嫌弃就跟着哥凑合凑合呗。

你说过的话我还都记在心上,你做过的承诺我还都清楚的记得。

“叶修你这个混蛋……明明说好了会等我回来的……”

蓝河站起身回到ICU门口,他将手心贴上冰冷的玻璃窗。

似乎这样可以重新感受到临别时叶修的手心覆在自己脸上时的温度,血液流淌在那薄薄的皮肤下面,温热而安心。

顺着蓝河脸颊缓缓流下的泪温热而寒心。

 

小小的花店关门停业了一段日子,期间蓝河回到英国继续学习深造,他没日没夜几乎像是疯了一般的学习,像是在宣泄什么。

而叶修一直沉浸在长久的睡眠中,似乎也将会一直睡下去。

一年后蓝河回到中国,坚持要求花店重新开业。

“由我来照料就好。“他从苏沐橙手里拿过店门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太长时间没有人照料,花店积攒了大量的灰尘,打开门后便纷纷扬扬的飘起又落下,刺眼的阳光自窗外射入,蓝河眯起眼睛。

他小心翼翼的将叶修送的那盆小小的薄荷放在桌子上,然后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闭上眼。

苹果薄荷清凉的清新气味悠悠的飘荡。

薄荷的花语是:愿和你再次相遇

再次相遇,这听起来是那么的充满希望,现在却已经是遥遥无期一般的谶言。

评论(10)
热度(31)
© 缄默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