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笃,也有磁,什么cp都刷,关注谨慎,坑品不好谨慎着看,啾啾

【all2】废墟 02(本章y2+竹马)  

02
你们来评论嘛找我玩啦(翻滚

翔哥哥上线,竹马调情,翔哥哥在撩nino,没车

樱井翔:nino我给你承包了一个超市喔,一整个超市喔!有很多吃的喔!

 

二宫猛然睁开眼睛,瞳孔被灼灼的灯光刺得猛然收缩了一下,随即缓缓恢复原状,里面温度柔和,盛着虚无的波光和星辉。

他起身,走出狭窄的卧室,随即一头撞进某个人的怀里。

樱井翔在二宫卧室门外站了很久,手心里死死攥着什么,来回徘徊了片刻,刚想推门进去却迎面撞上出门来的二宫。

“痛……”二宫揉着鼻子抬起头,看到樱井有点儿浮肿的脸向着他露出一个混杂了歉意和讨好性质的笑容,他突然感觉这一天估计都会过得很烦,于是他送了樱井一个自认为很鄙视的白眼。

“抱歉啊nino……”樱井看着二宫方才一头扎进自己怀里,撞痛了鼻子眼睛湿润润的。眼前的人长着一张怎么看都像是未成年的可爱的脸,还看起来比较傲娇的白了自己一眼,樱井突然有一种被某类可爱的小型犬萌到了的奇怪感觉,他有点儿发愣的道了歉,想伸手去摸二宫看起来毛绒绒的头毛,最终还是住了手,刚认识还没几天,太过熟捻了的话自己就好像是个变态。

“说起来Sakurai桑你不是住在一楼吗?怎么上楼来了啊?”二宫也就是傲娇加毒舌爱吐槽,他还是很愿意和樱井扯闲话解闷的。

樱井真不太好意思说自己想看看你睡醒了没有,如果没醒能叫你起床顺便还能看一看睡颜。

说了真话nino绝对会讨厌自己把自己当成变态的嘤。

于是他扯谎说上楼拿东西,正好碰见你出来了而已。

二宫抬眼瞅了瞅樱井,没说什么走向楼梯准备下楼。樱井赶紧跟了上去。

 

樱井翔承认自己有点儿不太对劲,自从遇到了二宫以后就不太对劲。

现在他和相叶二宫一同住在这栋尚且保存完好的独栋小别墅里,这栋别墅是樱井在灾难发生以前的家,当然,包括樱井的未婚妻一起,他的全部家人都在那次惨烈的辐射中去世了。

三天前的半夜,樱井外出寻找生活物资,离别墅不远有一个大型商场,地下二楼是一个规模不算小的自选超市,大量的物资,饮用水之类的都完好的保存了下来。出于自保的考虑,樱井小心的将地下入口掩了起来,并没有将这个地点告诉任何人。

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见到过其余的幸存者。

一个月以前他偶然发觉超市的饮用水少了两箱,压缩饼干之类的干粮也少了部分,一方面,因为目前还不知晓将来应该怎么活下去,储备的物资即使精简实用也只会越来越少,缺乏饮用水是一件无异于死亡的可怕事情。然而另一方面,有人拿走了大量的水和物资,说明这附近还是有幸存者的,住的比较近,可能还不止一个,毕竟一个人的话没有必要冒着风险走远路一次性搬走大量的东西。

樱井小心翼翼的注意着情况,然而一个月以来,那个拿水的幸存者没有再来,于是樱井确定他们的人数不会太多。

一两个的话……住到一起物资用的也不会太快,多几个人一起也安全些。樱井如是想,随后的一个晚上,每晚都去超市检查情况的樱井撞上了前来补充物资的相叶和二宫。

相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个热血笨蛋,但是感觉很敏锐,第一次发现这个超市的时候他其实看到了樱井的身影,顾及到二宫还在那个废弃工厂里,他并没有前去和樱井见面,取走了物资便回了工厂。

虽说那个人的物资变少了……不过也没有人规定超市里的东西自己不可以拿啊。

然而精简使用物资也只能耗一个月不到的时间,相叶准备再去超市带一些回来,二宫便强行要求一起去。

“我又不是残疾人,一起去的话也好多拿一些东西啊。”二宫毫不客气的顺手就拍了他竹马的头,他做的决定从来没人能改变,当然相叶也知道二宫很谨慎,不是鲁莽不顾后果的人,于是便同意了带着他一同前去,两个人悄无声息的进了超市,二宫在饮用水类货架内侧的饼干区,力气比较大的相叶便在靠外侧的饮用水区拿东西。

二宫蹲在货架前埋头也没怎么挑选,乱七八糟的看到似乎适合长期储备的东西便往外面丢,发觉过来的时候樱井已经站在他身后,借着窗外黯淡的月光看不清轮廓,二宫知道如果自己大喊的话相叶可能会冲过来跟樱井拼命,便强行压住了一把小尖嗓,悄悄摸摸的在暗处掏出裤兜里的折叠小刀。

樱井没动,于是二宫也不动,樱井不出声,于是二宫也不出声。

这人眼睛真大啊圆溜溜的还是双眼皮,长得还挺好看,可惜脸有点儿肿。二宫毫不客气的将樱井全身上下能看到的地方打量了个遍。心想总这么僵着也不是个事儿,等下相叶那个笨蛋过来找自己麻烦就大了。

“……你干嘛”二宫压低嗓子翻了个白眼,他估计樱井也不是什么坏人,坏人早就上来给自己捅了或者揍晕了,这人大概也是和自己一样的幸存者而已。

“呃……这里没人的,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樱井不自觉得就跟着二宫压低了嗓子。

“废话你要是想伤害我早就伤了,等这么久干嘛。”二宫想自己遇到的人莫非都是笨蛋吗,外面还有一个人挺明目张胆的搬水,眼前这人居然没发现。

樱井真的没发现,他是从二宫前方的货架绕过来的,并没有经过相叶在的位置。

“我叫樱井翔,住在离这不远的别墅里,你要不要和我住一起啊?”樱井也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快就发出了邀请,他只觉得二宫很可爱,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蹲着的小小一团很可爱,有点儿惊讶强行压住喊叫的脸很可爱,借着月光看不太清晰的眉眼很可爱,连翻白眼都可爱得不行。“啊还有,储备粮的话上面那排压缩饼干保质期会比你手里这个更长。”

……不是吧现在的人都这么自来熟吗,帮和你抢东西的人挑选压缩饼干?还一起住?就算是夜店泡妞也没有进展这么快的吧,刚见面就要求同居这人是寂寞得快疯了还是本来就是疯的啊?二宫觉得自己就快要压抑不住疯狂涌上来的吐槽的欲望,他站起身拍了拍外套后襟沾到的灰尘,避难生活长期吃不到什么有营养的东西他低血糖有些严重,突然站起来一阵头晕腿软,他闭了闭眼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前倾,手里的压缩饼干也掉了下去。

樱井赶紧上前扶住二宫,他俯下身有点儿紧张的去看二宫的表情,谁料二宫晕晕乎乎的本能伸手想要挡开樱井,一直握在手里的折叠刀便堪堪划过樱井的肩膀,刺痛不很严重,但是樱井知道流了血。

然而樱井还是没有松手,二宫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伤了对方,他甩开折叠刀挺不好意思的想要解释“呃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聪明如二宫,已经看出来樱井确确实实是想帮助自己,伤了人家是自己的过失。

樱井刚咧嘴冲着二宫笑笑,还没来得及说自己完全不介意,另一侧的相叶听到饼干掉到地上的声音便冲了过来,然后看到一幕诡异的景象:二宫半个身子都倚在樱井怀里,樱井搂住二宫笑得仿佛要开花,肩上还带着一道流血的伤口,两个人脚边滚落一把带着血的折叠刀。

相叶没有他竹马那么会吐槽,冲过来的时候本以为是有人伤害二宫,但是现在他看起来还不错?伤的是那个笑得挺好看脸有点儿肿的家伙?等等?是二宫先动的手??

“啊aiba桑你来啦。”二宫从樱井怀里钻出来有点儿开心的跑去相叶那边,拽起还在状况外的相叶的手给樱井介绍“相叶雅纪”。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是我竹马,我们住一起来着。”

又给相叶介绍樱井“樱井……什么来着?”

樱井也没想到又冒出来个人,好像和二宫关系好得很啊?他带着点儿自己都嫌弃自己的醋意略迷茫的介绍自己“樱井翔。”

二宫点点头,最后指着自己自我介绍“二宫和也,请多指教”

可能吵了些烦了些,不过这人应该还是个不错的好人吧。二宫在心里给樱井盖了个章。

 

二宫和樱井一前一后下了楼,起的比较早的相叶已经坐在餐厅里啃面包了。

“早!nino,Sakurai桑。”元气的竹马君笑容也是一样的元气满满,虽然昨晚两个人久违的(并不好吗)的折腾到了半夜,亏得他还能这么精神,二宫挥手打了招呼,一屁股坐在相叶身旁,懒洋洋的将下巴搁到桌子上,整个人猫着背看起来是小小的一团。

樱井有点儿尴尬的坐在两个人对面的椅子上,昨晚他在二楼书房想事情,偶然间听到了相叶和二宫的说话声音,随后不知道一起进了哪个人的屋子关了门,樱井不是傻子,无论是刚见面时还是相处的这三天,二宫对相叶的依赖信任和相叶对二宫近乎骄纵的宠溺谁都看得出来,樱井明白他们的关系绝对不止竹马那么简单。

白天没有人敢出门,整日里闲着也是无所事事,但是每个人都不敢放松神经,毕竟明天会变成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无论是吃饭还是做其他的事情,每个人都尽量加快了速度。

二宫挑食,肠胃不好也没什么胃口,相叶无奈只能去食品储藏室翻找二宫能吃的东西,餐厅只剩下默默啃着干面包的樱井和趴在桌子上闲极无聊盯着樱井看的二宫。

“Sakurai桑你喜欢我吧?”

“哎……哎?”球太直,樱井突然被砸懵逼了。

“我能看得出来呦。”二宫笑眯眯的,他觉得樱井一脸茫然的表情特别好玩,“Sakurai桑很有趣,我也蛮喜欢你的喔。”

啊自己很有趣吗……樱井都摸不准自己的心思,被二宫直截了当的说出来他少见的感到了害羞,不知道怎么办最后他选择继续默默地啃干面包。

二宫还是笑眯眯的,顺手开了一罐黄桃罐头挑了一块叼在嘴里,粘腻的果汁顺着嘴角滑下,他伸出舌尖舔了一圈,再将剩下的罐头推给樱井。

樱井余光瞥到二宫嘴角看起来甜腻腻的果汁痕迹,心里有些失落,二宫只是因为感觉自己好玩才说喜欢自己的,他很清楚。

评论(1)
热度(26)
© 缄默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