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笃,也有磁,什么cp都刷,关注谨慎,坑品不好谨慎着看,啾啾

【酒茨】秋时雨(一)  

秋时雨(一)

酒吞x茨木,有私设

车在后面你们急啥急。

小的嫩的易推倒的茨木,大的帅的骄傲而自豪的茨木,每一个茨木都可爱得不像话。

求红心求评论来玩啊快活啊!
————————

鲜血的味道非常奇怪。

但是茨木童子他并不讨厌,甚至很喜欢。

年纪尚小,依旧是没有发育开的少年体型,为了躲雨,茨木蹲着身子藏在村落出口处一座破落的茅屋屋檐下,摆弄着自己的手。

辛苦劳作时割破了手,一道狭长的伤口自手背蔓延至虎口处,不是很深但是鲜血一直在汩汩流淌,偶尔有几滴流淌到地上,此时天色已晚,泛着奇异光泽的暗红血滴混入地上积聚的雨水雨水,瞬间便被冲刷得干干净净。

茨木没有太多处理伤口的经验,或者说他缺乏作为人的很多处理问题的知识。他看着自己仍旧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最终像是被蛊惑了一般舔舐上去。

粘稠的液体,有轻微咸腥气息,冰凉发涩。

然而茨木并不讨厌这种味道,从出生至今,他已经无数次如此舔舐自己的伤口权当处理,早已习惯甚至喜爱上了血液的味道。

母亲怀胎十六月有余,出生时便被冠以「鬼子」的恶名。

孕十六月村人皆不愿接近他,诅咒谩骂他,连同他的家人也一同被孤立,众人纷纷唯恐避之不及。生来本就是内向的性格,在恶意流言蜚语中成长起来的茨木愈发孤僻乖张,同龄的孩子们经常肆意欺凌他,茨木虽然总是默默地承受下来,但每次孩子们的辱骂推搡却总是戛然而止,他们带着仿佛目击了恶鬼或是其他什么可怕事物般的表情远离茨木,继而不断咒骂着离去。

茨木那个家伙是不祥之物,他是恶鬼,他活该去死,那些咒骂随着时日增长越发恶毒,看似善良的人们言语中渗透的恶意比起传说中的恶鬼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黄昏,昼夜更迭,逢魔时刻鬼魅影影绰绰。

这场雨已经淅淅沥沥降了三日,整个村落和缝隙中的鬼魅们一同浸在潮湿的霏霏淫雨中,家家户户门扉紧闭,大人告诫孩子们逢魔时刻千万要避开昏暗的地方,眼下虽是繁华雍容的平安京时代,但是最近总有风闻京中鬼魅肆意横行,渐渐地波及到乡下小小的村落,偶尔也有未曾知晓过的神秘的阴阳师造访这里,却是闹得人心惶惶。

村落外正前方是一座小却相当美丽的红枫林,寻常红枫要恰逢仲秋方才染霜泛红,而这座枫林却自初秋至秋末,一直都是美丽妖娆的如血颜色,此刻浸染在雨幕当中,血色枫叶瑟瑟摇曳,昏暗中看起来竟泛着与血液极为相似的暗红光泽。

茨木虽才十几岁,但也知晓大人们讲述过的,关于这座枫林的一些不详传闻,来自繁华京中的一个阴阳师曾经告诫人们要小心红枫林中的东西,即使并没有确凿证据证明那里存在着某些可怕的妖怪或是鬼神,人们也不由对此忌惮了几分。

唯独茨木感觉不到可怕,他甚至非常想知晓那个世界里的事情,因为他一直被称作鬼,逐渐连茨木自己也在怀疑自己的身份,他感觉不到自己身为「人」的特质。

那种无所适从的迷惘感觉仿佛与生俱来,茨木想如果自己并非人们口中的不祥之物,不知这份迷惘是否还会纠缠着自己?

茨木并非没有归处,他的生父母因不堪人们的排斥而抛弃了茨木离开这里,村落里一个好心的理发师收养了茨木,他教会茨木如何坚强的在世上生存下来,他告诉茨木你是一个温柔而骄傲的孩子,并非人们口中的不祥之物。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养父都是茨木心里唯一的光亮,宛如一团小小的,温暖的,又弥足珍贵的火苗。

但是现在茨木并不想回去家里,他也不知道继续留在这里会遇见些什么,他只是安静又带着些焦虑的望着那片红枫林等待着,被什么魅人的妖精蛊惑了一般。

手上的伤口流血由多变少最后几乎不再渗血,手背上留下了一道被舔舐过的血痕,茨木等待着什么东西仿佛在等待着命运。

 

酒吞童子本来只是在找寻鬼女红叶的路上失了方向,偶然间闯入这处红枫林。

穿出枫林后前方是一座小小的村落,按照一般情况酒吞大概会屠了整个村的男人们,然后把那些美丽温婉优雅的少女们掳走,或食之或养为奴隶,酒吞从来不去忌惮所谓的轮回报应,也不会去恐惧阴阳师的术法,他信奉的东西从来只有力量。

强者可以得到一切从而为王,弱者却只能苟延残喘的存活,形同蝼蚁。

然而这次酒吞发现了比那些美丽少女更有意思的东西,他看着那个身形瘦削的少年蹲在茅草屋檐下,目光飘忽寻不到焦点,但是身上却隐约透着一种强大的戾气,形如人类,但在酒吞的眼中却已几乎不能称之为人了。酒吞恢复原本英俊少年形象,径直的走向茨木。

“你在这里做什么?”酒吞停在茨木身前,离得越近越能感受到这个男孩身上不属于人类的部分存在,这让酒吞对他的好奇心越发强烈,他伸手去拉起茨木,皮肤的触感冰凉没有温度。

“没做什么,我不知道要做什么。”茨木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恐惧,虽然很明显,他眼前的这个英俊少年不是人类,大概是阴阳师口中会化作人形作恶的鬼神吧,茨木这样想着不由得打量了酒吞几眼。“你……可不可以不要伤害村子里的人?
饶是酒吞也感到惊愕,现下他并未刻意隐去身上的妖气,若换做寻常人类,早已经在酒吞强大的瘴气下陷入彻底的恐慌,随即死去,而这个男孩非但不会受其瘴气影响,竟然连畏惧也不曾有分毫。

“你知道我不是人也不害怕我?”酒吞并未正面回答茨木的问题,放开他的手的同时看到手背上舔舐过的痕迹,酒吞的好奇心再度暴涨“你尝了自己的血液?你喜欢血的味道?”

“不害怕……大家都说我是不祥之物,是鬼子,鬼就是像你这样吗?能不能告诉我你们鬼和人类有什么区别呢?”茨木似乎确信酒吞不会伤害自己,莫名的亲近感让他不知所措,于是便向酒吞发问。“至于血……不讨厌。”

酒吞看着茨木,他能看到这个孩子的未来不会是属于人类的,他应该和妖怪在一起,虽然瘦小,但是眼中深处藏着骄傲,而他自身所有的那股强大戾气,将会是他成为一个强大的存在的重要资本。

最开始酒吞仅仅是出于对这股强大力量可能性的向往,他需要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助手存在。

“鬼和人并没有什么区别,鬼凶狠残忍,但也有情义存在,人类整日标榜着情义,实际上却比鬼还要凶残。鬼大多是人变来的,你说人类和鬼有什么区别?”酒吞对人类从来都是厌恶的态度,在属于他的那段回忆里,身为人类的依稀记忆让他感到耻辱。

茨木盯着酒吞看,眨了眨眼像是听懂了又像是没有。

酒吞划开自己的手指,和人类相同颜色的血液缓缓流淌出来,唯一的不同是这血液毫无温度,结了冰一般的冷,他将手指抵上茨木的唇。

茨木愣怔着不理解酒吞的用意,那冰冷的温度让他打了个寒颤,然而滑入喉间血液的味道却是猛烈而诱惑人的,在黄昏的雨幕中飘散开来挥之不去。

“你不应该属于人类。”酒吞收回手,伤口瞬间痊愈,他对着茨木如是说“到我的身边来,你应当成为另一个世界里极为强大的存在。”

“……”茨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想起那个京中来的阴阳师临走前对自己说的话。

你不属于人类,我本应除掉你,但现下看来你还没有堕入鬼道,请务必好自为之。

茨木似乎隐约窥见了那股与生俱来的迷惘深处有着什么。不过他现在只能看着酒吞离开,气场强大但自己却丝毫不会感到恐惧。

那种力量让他萌生了前去追随的冲动。

“我叫酒吞童子,住在大江山,若你愿意跟我来,随时都可以去找我。”

评论(1)
热度(61)
© 缄默岛屿 | Powered by LOFTER